Se ha denunciado esta presentación.
Utilizamos tu perfil de LinkedIn y tus datos de actividad para personalizar los anuncios y mostrarte publicidad más relevante. Puedes cambiar tus preferencias de publicidad en cualquier momento.
師 大 山 雪
雪
山
大
師
前
言
作
者
:
拜
爾
得
.
司
朴
定
 
 
在
呈
獻
「
雪
山
大
師
」
之
時
我
願
意
告
訴
各
位
讀
者
在
西
元
一
八
九
四
年
有
一
隊
研
究
團
到
遠
東
研
究
東
方
的
宗
...
 
 
本
書
描
述
我
與
大
師
在
一
起
第
一
年
的
經
歷
,
並
包
括
他
們
的
教
導
。
承
蒙
他
們
的
答
應
,
並
允
許
我
們
將
之
作
成
筆
記
。
 
 
大
師
們
認
為
佛
陀
代
表
悟
...
第
十
四
章
 
宗
教
分
裂
第
十
五
章
 
成
就
之
道
第
十
六
章
 
天
下
一
家
第
十
七
章
 
極
光
第
十
八
章
 
施
洗
約
翰
第
十
九
章
 
聖
經
的
故
事
第
二
十
章
 
上
師
的
...
 
 
我
們
的
隊
伍
由
十
一
位
實
際
又
受
過
科
學
訓
練
的
人
員
組
成
,
我
們
的
一
生
中
的
時
間
都
在
做
研
究
,
除
非
能
夠
證
實
的
,
不
然
我
們
不
會
接
受
任
何
虛
幻
...
 
我
在
印
度
兩
年
,
未
碰
到
本
書
的
主
角
艾
末
爾
大
師
之
前
,
我
在
做
例
行
的
研
究
工
作
,
我
走
在
住
的
城
市
的
街
道
上
,
注
意
到
一
大
群
人
,
看
到
的
是
街
頭
...
 
 
我
覺
得
奇
怪
,
因
為
我
們
這
個
小
圈
子
裡
的
人
不
會
到
外
頭
說
這
個
事
情
,
他
對
事
情
的
熟
悉
,
似
乎
通
盤
瞭
解
。
他
解
釋
說
他
瞭
解
這
種
事
情
,
也
願
意
...
 
 
然
後
我
們
開
始
問
問
題
,
艾
末
爾
告
訴
我
說
他
可
以
把
鳥
喚
到
面
前
,
在
空
中
指
導
牠
們
飛
行
的
方
向
,
花
,
樹
向
他
招
呼
,
野
生
動
物
無
懼
的
來
到
他
面
...
這
種
信
任
的
態
度
使
他
很
高
興
,
我
不
能
夠
瞭
解
他
所
有
的
教
導
,
也
不
完
全
接
受
,
我
在
東
方
所
見
所
聞
也
不
能
夠
完
全
地
接
受
,
許
多
年
的
靜
坐
才
使
我
瞭
...
和
金
錢
;
他
們
已
經
征
服
了
死
亡
,
在
他
們
的
記
錄
登
載
著
超
過
五
百
歲
的
人
很
多
。
在
印
度
這
些
大
師
們
相
當
少
,
其
他
派
別
似
乎
是
他
們
的
支
派
,
他
們
知
...
 
 
在
一
八
九
四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二
日
我
們
到
達
波
大
耳
,
工
作
就
在
此
地
展
開
,
而
且
就
在
聖
誕
節
的
早
晨
開
始
,
真
是
令
此
生
難
忘
的
一
個
聖
誕
節
,
我
永
...
告
訴
我
們
:
祂
是
全
善
、
全
知
,
和
真
理
,
是
一
切
的
一
切
。
在
這
一
天
來
到
這
個
世
上
的
這
位
偉
大
導
師
告
訴
我
們
:
上
帝
不
只
是
住
在
我
們
外
面
,
也
住
在
...
不
管
怎
麼
樣
,
他
是
否
在
我
們
這
裡
受
過
訓
或
直
接
得
自
上
帝
的
啟
示
都
沒
有
關
係
,
萬
事
萬
物
皆
來
自
一
個
源
頭
,
是
不
是
?
一
個
來
自
上
帝
的
理
念
,
一
個
...
過
的
偉
大
工
作
,
每
個
人
也
都
能
做
,
你
將
會
明
白
這
些
裡
面
沒
有
什
麼
神
秘
的
地
方
,
只
是
人
把
它
想
像
得
太
奇
妙
了
。
」
 
「
你
們
來
此
是
半
信
半
疑
的
態
...
樣
做
,
可
以
節
省
時
間
,
他
在
十
天
以
後
也
回
到
團
上
來
,
我
們
只
是
要
他
觀
察
。
並
且
報
告
他
所
見
所
聞
。
」
 
 
我
們
就
跟
團
長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啟
程
,
...
最
快
的
交
通
工
具
,
除
非
是
日
夜
趕
路
,
途
中
替
換
交
通
工
具
,
而
這
個
人
年
紀
又
大
;
要
走
九
十
哩
路
憑
他
決
不
可
能
比
我
們
還
快
,
他
如
何
又
在
這
裡
呢
?
...
給
予
的
力
量
,
沒
有
什
麼
奧
秘
。
入
夜
前
我
的
身
體
還
會
在
那
裡
,
之
後
我
會
帶
到
這
裡
,
你
們
的
同
事
到
時
候
也
會
來
到
這
裡
。
休
息
一
天
之
後
,
我
們
要
走
...
有
什
麼
結
果
;
如
果
我
一
定
要
一
直
這
樣
做
下
去
,
會
有
什
麼
結
果
?
報
應
,
給
誰
?
給
我
。
我
知
道
律
法
,
我
所
做
的
事
會
回
向
給
我
,
我
怎
麼
做
就
真
的
怎
...
純
我
之
外
又
有
別
的
法
則
嗎
?
聖
靈
透
過
各
種
方
法
而
來
,
也
許
像
一
小
個
體
叩
門
而
入
,
我
們
必
須
接
納
他
,
引
他
入
內
,
於
光
、
或
是
智
慧
的
種
子
合
一
。
...
晚
上
所
看
見
過
的
事
情
?
你
們
認
為
我
在
控
制
你
們
的
思
想
或
視
覺
?
你
們
認
為
我
有
這
個
能
力
,
我
會
用
催
眠
術
?
你
們
偉
大
的
聖
經
不
是
記
載
著
耶
穌
從
關
...
都
沒
有
人
走
,
有
時
候
還
要
割
掉
迎
面
而
來
的
蔓
藤
,
才
能
行
進
,
每
一
次
遲
了
,
亞
斯
特
就
不
耐
煩
,
我
們
覺
得
奇
怪
,
因
為
以
前
看
他
很
穩
重
,
三
年
半
以
...
快
地
我
們
認
得
的
亞
斯
特
消
失
了
,
只
有
一
個
身
子
站
在
我
們
面
前
,
這
真
是
說
時
遲
那
時
快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沒
有
懷
疑
:
留
在
營
地
的
五
位
同
僚
也
跑
來
...
們
也
要
服
侍
他
。
」
我
想
從
那
個
時
刻
起
,
我
們
沒
有
一
個
人
會
懼
怕
死
亡
。
 
 
某
些
深
在
密
林
中
的
村
莊
,
常
受
強
盜
或
動
物
騷
擾
,
這
些
人
們
就
會
把
身
...
菩
提
樹
下
扎
營
,
隔
天
早
晨
艾
末
爾
來
跟
我
們
打
招
呼
,
我
們
開
始
問
他
問
題
,
他
說
:
「
我
不
會
對
你
們
的
問
題
覺
得
奇
怪
,
這
一
次
我
會
很
高
興
盡
力
回
答
...
細
胞
又
單
一
細
胞
無
數
次
分
裂
而
成
,
仍
保
留
其
特
質
,
每
一
個
都
潛
藏
著
生
命
能
,
或
謂
「
永
恆
的
青
春
」
,
你
們
現
在
所
知
道
的
組
織
細
胞
或
身
體
其
功
能
...
事
件
,
疾
病
英
文
字
是
:
Dis-ease
,
意
思
是
缺
乏
鬆
弛
(
Santi
)
,
精
神
的
喜
悅
、
平
和
從
心
靈
反
映
到
身
體
上
;
高
齡
所
致
的
衰
老
是
一
般
人
類
的
經
驗...
念
幾
遍
,
多
想
幾
遍
。
早
晨
起
身
大
聲
暗
示
自
己
:
「
美
妙
啊
!
親
愛
的
(
念
自
己
的
名
字
)
裡
面
有
一
位
神
聖
的
煉
金
術
士
。
」
由
於
肯
定
的
靈
性
力
量
在
晚
...
 
 
學
著
激
勵
自
己
,
肯
定
地
暗
示
無
限
的
愛
充
滿
我
心
,
完
美
的
生
命
激
勵
我
的
身
體
。
你
的
每
一
件
事
情
都
是
光
明
的
、
美
麗
的
,
培
養
靈
性
的
幽
默
,
享
...
 
 
在
穿
越
喜
瑪
拉
雅
山
之
前
有
很
多
事
情
要
考
慮
,
我
們
決
定
以
這
個
村
莊
做
為
總
部
最
適
當
。
 
 
為
觀
察
艾
末
爾
留
在
村
子
裡
的
那
位
同
僚
在
此
地
與
我
...
掉
了
,
聽
說
大
師
們
來
到
這
裡
,
看
到
三
千
多
人
的
村
子
剩
下
的
只
有
幾
十
個
人
了
,
在
他
們
管
理
下
,
野
獸
和
瘟
疫
都
沒
有
了
,
這
些
村
民
就
發
誓
:
如
果
他
...
能
有
意
地
與
神
合
一
,
我
們
知
道
祂
的
力
量
是
給
我
們
用
,
我
們
都
可
以
用
,
那
樣
我
們
就
知
道
我
們
與
祂
的
力
量
合
一
。
」
 
 
人
類
會
了
解
,
會
學
習
到
放
...
地
方
他
看
到
父
,
在
那
裡
父
會
公
開
償
報
他
;
耶
穌
秘
密
地
單
獨
與
父
接
觸
了
多
少
次
?
看
看
他
如
何
經
常
地
把
他
自
己
擺
在
裡
面
,
跟
內
在
的
父
交
通
,
雖
然
...
子
的
關
係
;
會
知
道
在
他
的
意
識
中
,
這
種
關
係
似
乎
是
分
開
的
而
卻
又
是
不
可
分
的
,
正
如
同
精
神
與
肉
體
,
似
乎
是
兩
個
,
而
實
際
上
是
合
一
的
。
 
 
神
...
—
上
帝
。
在
宇
宙
的
心
靈
裡
,
還
有
很
多
沒
有
成
形
,
準
備
要
創
造
出
來
滿
足
每
一
個
欲
望
,
如
果
需
要
麵
包
時
,
只
要
把
手
邊
能
用
以
創
造
出
麵
包
的
本
質
變
...
靈
裡
表
現
出
來
,
那
麼
我
們
會
了
解
從
神
靈
而
生
的
仍
就
是
神
靈
。
 
「
另
一
個
偉
大
的
真
理
經
由
意
識
顯
現
出
來
就
是
:
每
一
個
體
是
神
的
心
靈
的
觀
念
,
在
...
能
的
雙
翅
升
起
,
神
的
心
靈
滿
溢
,
意
識
如
同
陽
光
充
滿
暗
室
。
宇
宙
的
心
靈
注
入
到
個
人
的
心
靈
,
有
如
廣
闊
的
空
氣
進
到
久
不
透
風
充
滿
污
穢
的
閉
室
。
他
...
解
人
的
永
恆
性
,
並
且
知
道
絕
對
不
會
失
去
神
性
,
神
人
是
不
死
的
,
永
恆
的
,
那
麼
摩
西
的
律
法
,
以
利
亞
的
預
言
消
失
了
,
只
有
基
督
獨
坐
大
雄
峰
,
就
明
...
百
人
參
加
,
大
都
是
病
人
,
要
去
尋
求
醫
治
。
一
路
平
安
,
到
下
個
星
期
六
,
遇
到
未
曾
有
過
的
暴
風
雨
,
豪
雨
三
天
三
夜
不
止
,
他
們
稱
為
夏
季
的
前
奏
。
我
...
觀
想
玉
米
,
我
們
就
有
好
的
玉
米
可
以
吃
了
,
如
果
你
懷
疑
,
你
可
以
拿
去
磨
成
粉
做
成
麵
包
。
」
然
後
艾
末
爾
繼
續
說
:
你
們
看
到
了
也
相
信
了
。
但
是
為
什
...
門
徒
以
及
其
他
人
,
還
剩
餘
十
二
籃
。
耶
穌
供
應
自
己
的
需
要
或
他
人
的
需
要
,
從
未
依
靠
別
人
。
他
指
出
我
們
手
邊
就
有
,
在
宇
宙
的
本
質
中
可
以
供
應
一
切
...
創
造
。
認
識
在
它
裡
面
和
每
個
人
裡
面
的
基
督
,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成
就
完
美
的
事
工
。
 
「
我
可
以
更
進
一
步
說
明
,
剛
剛
在
我
手
上
的
麵
包
會
消
失
掉
,
好
像
...
任
何
其
它
想
要
的
東
西
都
可
以
,
只
要
到
達
可
以
做
這
些
事
情
的
程
度
。
你
們
難
道
不
明
白
用
最
高
的
法
則
,
即
神
唯
一
的
律
法
,
可
以
得
到
你
們
所
要
的
,
或
...
是
更
深
的
「
實
際
」
精
神
狀
態
,
有
確
切
、
創
意
的
意
思
,
就
是
能
夠
綻
放
成
形
。
 
 
「
當
神
的
原
則
要
從
宇
宙
心
質
創
造
這
個
世
界
,
神
在
安
靜
地
冥
思
,
...
如
同
我
們
的
肢
體
是
身
體
的
一
部
分
,
那
麼
現
在
我
們
就
在
神
的
國
。
 
 
「
完
成
這
個
顯
現
,
明
白
天
堂
是
精
神
的
,
不
是
物
質
的
,
了
解
天
堂
是
意
識
完
美
...
那
麼
人
,
由
於
人
的
思
想
,
創
造
了
二
,
一
個
是
善
的
,
另
一
個
相
反
,
因
為
如
果
有
二
,
就
務
必
是
相
對
的
—
善
與
惡
,
如
此
惡
從
人
完
美
的
力
量
,
表
現
出
...
體
,
我
們
可
以
做
他
所
做
過
的
事
工
。
如
果
耶
穌
想
要
免
除
十
字
架
的
死
,
毫
無
疑
問
地
他
能
夠
做
得
到
。
他
發
現
自
己
的
身
體
有
極
劇
的
改
變
;
但
是
其
他
人
...
就
會
顯
現
,
或
神
就
會
在
肉
身
顯
現
神
出
來
?
耶
穌
所
到
達
的
境
界
使
得
他
可
依
靠
他
高
深
的
知
識
或
是
說
對
神
的
了
解
去
行
其
偉
大
的
事
工
;
他
不
是
依
靠
他
...
有
數
不
盡
的
動
物
。
一
切
都
是
在
神
巨
大
的
心
靈
裡
,
照
著
理
想
成
一
幅
圖
畫
,
他
們
都
含
有
一
個
生
命
,
神
的
生
命
;
 
 
想
想
看
!
地
球
上
無
數
個
靈
魂
,
...
條
橋
可
以
過
,
但
是
至
少
還
要
四
天
艱
苦
的
路
程
。
我
們
覺
得
水
位
在
降
,
等
幾
天
比
多
走
幾
天
路
好
,
我
們
不
必
憂
慮
補
給
,
那
一
天
示
範
過
了
,
自
此
我
們
...
不
是
傻
瓜
才
怪
!
我
們
覺
得
除
了
游
泳
過
河
別
無
他
法
。
 
 
當
亞
斯
特
回
到
他
那
一
堆
人
,
有
十
二
個
人
,
穿
戴
整
整
齊
齊
的
,
走
向
河
岸
去
很
平
常
地
踏
到
...
過
去
一
樣
,
他
們
說
我
們
也
可
以
跟
他
們
一
起
走
過
去
,
但
是
我
們
都
沒
有
信
心
敢
嘗
試
。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堅
持
跟
我
們
一
起
走
,
我
們
試
圖
說
服
他
們
,
說
...
不
少
麻
煩
,
他
們
比
你
們
更
特
別
嗎
?
不
!
他
們
跟
你
們
沒
有
不
同
,
他
們
身
上
沒
有
一
個
原
子
比
你
的
力
量
更
大
。
他
們
用
正
確
的
思
想
力
量
發
展
神
所
賜
予
...
子
醫
病
,
那
些
虔
誠
的
人
可
以
利
用
這
個
機
會
來
領
受
他
們
的
教
誨
。
這
座
廟
只
用
作
治
病
,
任
何
時
間
都
是
開
放
。
不
是
任
何
時
候
都
碰
得
到
上
師
們
,
但
是
...
們
就
可
以
離
開
,
到
廟
堂
的
人
於
其
中
心
就
會
產
生
這
種
牢
不
可
拔
的
信
念
。
 
 
艾
末
爾
說
:
「
在
這
裡
會
想
起
過
去
崇
拜
偶
像
;
人
們
把
木
頭
、
石
頭
、
金
...
我
們
見
証
到
許
多
奇
妙
地
癒
病
例
子
,
有
一
些
病
人
只
是
在
廟
裡
走
一
趟
,
病
就
好
了
,
有
些
人
需
要
些
時
間
,
我
們
沒
有
看
到
任
何
人
舉
行
什
麼
儀
式
,
因
為
...
督
意
識
,
經
由
思
想
的
力
量
或
過
程
,
我
們
可
以
改
變
我
們
的
身
體
,
或
我
們
的
外
在
的
情
況
或
環
境
,
認
知
此
基
督
意
識
在
我
們
裡
面
,
我
們
就
不
會
經
驗
死
...
在
我
把
你
從
純
淨
的
本
質
,
像
神
看
你
一
樣
的
完
美
,
純
淨
中
帶
出
來
,
並
且
永
遠
是
絕
對
的
完
美
。
」
 
 
我
可
以
跟
我
們
自
己
說
:
「
現
在
我
了
解
在
事
情
...
「
你
們
多
多
少
少
對
我
們
有
點
信
心
了
,
那
麼
我
就
暢
所
欲
言
!
幾
天
之
後
,
我
就
會
証
明
現
在
我
所
講
的
事
情
是
真
的
。
」
「
我
們
喜
歡
稱
呼
你
們
的
國
家
“
...
「
幾
年
之
前
一
連
串
的
事
件
就
在
我
們
眼
前
展
現
出
來
,
雖
不
竟
全
貌
,
但
是
足
以
使
我
們
了
解
了
。
當
然
我
們
夢
到
的
幾
乎
令
人
難
以
置
信
,
但
終
究
得
以
實
...
樣
?
他
是
不
是
得
到
應
許
並
且
答
應
他
定
能
找
到
這
塊
地
呢
?
是
不
是
甚
至
這
塊
地
的
名
字
「
美
國
」
都
取
好
了
?
我
不
知
道
,
只
待
後
人
去
挖
掘
,
重
點
是
--...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雪山大師
Próxima SlideShare
Cargando en…5
×

雪山大師

4.015 visualizaciones

Publicado el

雪山大師-永恆真理的教導(直書版面)

Publicado en: Meditación
  • Inicia sesión para ver los comentarios

雪山大師

  1. 1. 師 大 山 雪
  2. 2. 雪 山 大 師 前 言 作 者 : 拜 爾 得 . 司 朴 定     在 呈 獻 「 雪 山 大 師 」 之 時 我 願 意 告 訴 各 位 讀 者 在 西 元 一 八 九 四 年 有 一 隊 研 究 團 到 遠 東 研 究 東 方 的 宗 教 , 團 員 十 一 人 , 我 是 其 中 之 一 。     三 年 半 逗 留 期 間 , 我 們 與 喜 瑪 拉 雅 山 上 的 大 師 聖 哲 相 處 在 一 起 , 他 們 幫 助 我 們 翻 譯 文 獻 和 記 錄 , 對 研 究 工 作 幫 助 很 大 , 他 們 允 許 我 們 與 他 們 共 事 共 處 , 使 我 們 能 了 解 他 們 行 出 來 的 「 道 」 。   「 大 師 」 之 名 對 他 們 來 說 只 是 讓 我 們 易 於 稱 呼 他 們 的 名 稱 而 已 ; 而 我 們 稱 呼 他 們 「 大 師 」 卻 是 代 表 我 們 的 尊 敬 與 崇 仰 。     當 時 我 們 與 大 師 們 在 一 起 時 的 經 歷 都 保 存 起 來 沒 有 發 表 , 因 為 我 個 人 認 為 世 界 尚 未 準 備 好 能 接 受 這 些 訊 息 。 我 在 研 究 團 是 獨 立 作 業 的 , 現 在 我 把 自 己 的 一 些 手 稿 編 纂 成 書 公 諸 於 世 , 書 名 是 : 「 遠 東 大 師 的 生 活 與 教 訓 」 。 我 個 人 以 為 讀 了 本 書 以 後 能 否 接 受 其 中 事 實 無 關 緊 要 , 唯 讀 者 能 夠 客 觀 。 回目錄頁
  3. 3.     本 書 描 述 我 與 大 師 在 一 起 第 一 年 的 經 歷 , 並 包 括 他 們 的 教 導 。 承 蒙 他 們 的 答 應 , 並 允 許 我 們 將 之 作 成 筆 記 。     大 師 們 認 為 佛 陀 代 表 悟 道 之 路 , 但 是 他 們 也 很 清 楚 的 說 明 基 督 就 是 道 就 是 意 識 的 一 個 境 地 , 是 我 們 正 在 尋 找 的 自 性 之 光 , 因 此 每 一 位 降 生 在 世 的 人 都 是 「 生 命 之 光 」 。 作 者 : 拜 爾 得 . 司 朴 定 目 錄 第 一 章   雪 山 聖 人 第 二 章   無 限 潛 能 第 三 章   化 而 成 氣 聚 而 成 形 第 四 章   克 服 死 亡 第 五 章   長 生 不 老 第 六 章   沉 默 的 廟 宇 第 七 章   「 無 中 生 有 」 的 法 則 第 八 章   水 上 步 行 第 九 章   神 癒 之 廟 第 十 章   國 家 的 原 動 力 第 十 一 章   宇 宙 能 第 十 二 章   雪 人 的 真 相 第 十 三 章   凌 空 之 廟 回目錄頁
  4. 4. 第 十 四 章   宗 教 分 裂 第 十 五 章   成 就 之 道 第 十 六 章   天 下 一 家 第 十 七 章   極 光 第 十 八 章   施 洗 約 翰 第 十 九 章   聖 經 的 故 事 第 二 十 章   上 師 的 形 像 第 二 十 一 章   最 高 的 法 則 第 二 十 二 章   我 是 即 我 是 第 二 十 三 章   唯 有 服 務 第 二 十 四 章   末 日 的 審 判 第 一 章   雪 山 聖 人     目 前 出 現 很 多 靈 性 題 材 的 書 籍 , 紛 紛 為 了 求 真 理 , 要 找 尋 偉 大 的 導 師 , 為 此 我 不 得 不 把 我 在 遠 東 之 行 的 經 驗 貢 獻 給 各 位 讀 者 。     在 本 書 中 我 不 是 要 建 立 一 個 新 的 教 派 或 宗 教 , 我 只 是 把 我 跟 大 師 們 的 經 驗 作 一 簡 要 說 明 , 從 他 們 的 教 導 中 提 示 出 偉 大 的 基 本 真 理 。     這 些 大 師 們 散 居 各 處 , 我 們 的 「 靈 性 研 究 團 」 走 遍 印 度 , 西 藏 , 中 國 和 波 斯 ; 我 只 是 陳 述 事 實 , 沒 有 意 思 要 製 造 一 些 不 實 在 的 經 驗 。 回目錄頁
  5. 5.     我 們 的 隊 伍 由 十 一 位 實 際 又 受 過 科 學 訓 練 的 人 員 組 成 , 我 們 的 一 生 中 的 時 間 都 在 做 研 究 , 除 非 能 夠 證 實 的 , 不 然 我 們 不 會 接 受 任 何 虛 幻 的 事 情 , 我 們 早 已 養 成 這 種 態 度 , 去 的 時 候 我 們 也 抱 著 懷 疑 之 心 , 但 是 經 過 完 全 確 證 且 改 觀 而 回 , 誠 信 的 態 度 , 使 得 三 位 團 員 再 回 去 , 去 學 習 能 像 上 師 們 一 樣 地 生 活 和 工 作 。     給 我 們 幫 助 很 多 的 人 們 , 他 們 希 望 我 在 出 版 本 書 之 時 , 不 要 提 到 他 們 的 姓 名 ; 而 我 把 這 次 研 究 團 所 接 觸 到 的 人 或 物 , 儘 量 照 原 來 的 話 語 , 或 體 驗 陳 述 當 時 的 情 景 。     這 是 合 約 中 的 條 件 之 一 , 在 開 始 工 作 之 前 , 我 們 看 到 任 何 事 情 , 首 先 要 接 受 它 是 一 件 事 實 , 不 同 求 任 何 解 釋 , 等 到 我 們 完 全 投 入 工 作 之 中 , 學 習 , 生 活 並 且 觀 察 他 們 的 日 常 生 活 ; 然 後 自 己 決 定 我 們 可 以 隨 意 跟 他 們 相 處 在 一 起 多 久 都 可 以 , 隨 意 問 問 題 , 自 己 推 論 結 果 , 最 後 自 己 決 定 要 接 受 其 為 事 實 或 虛 假 , 沒 有 人 用 任 何 方 式 來 影 響 我 們 的 判 斷 , 他 們 希 望 我 們 在 看 到 或 聽 到 任 何 事 之 前 就 完 全 信 服 了 , 因 此 我 把 所 見 所 聞 擺 在 讀 者 面 前 , 信 或 不 信 悉 聽 尊 便 。 回目錄頁
  6. 6.   我 在 印 度 兩 年 , 未 碰 到 本 書 的 主 角 艾 末 爾 大 師 之 前 , 我 在 做 例 行 的 研 究 工 作 , 我 走 在 住 的 城 市 的 街 道 上 , 注 意 到 一 大 群 人 , 看 到 的 是 街 頭 賣 藝 的 魔 術 師 或 法 術 士 (fakirs) , 在 這 個 國 家 這 種 事 很 普 遍 , 我 站 在 那 裡 注 意 到 旁 邊 的 一 位 老 先 生 , 他 跟 其 他 人 的 階 級 不 一 樣 , 他 看 著 我 問 我 是 不 是 住 在 印 度 很 久 了 , 我 說 : 「 兩 年 了 ! 」 他 問 「 你 是 美 國 人 ? 」 我 回 答 : 「 是 ! 」     我 很 驚 訝 也 很 高 興 , 發 現 有 人 說 英 語 , 我 問 他 正 在 表 演 甚 麼 , 他 回 答 : 「 喔 ! 在 印 度 這 是 常 事 , 這 些 人 稱 為 法 術 士 , 魔 術 師 , 或 催 眠 師 ; 他 們 只 是 在 模 仿 而 已 , 而 其 內 在 卻 含 有 很 深 鮮 為 人 知 的 靈 性 意 義 , 將 來 有 一 天 會 真 相 大 白 , 這 只 是 由 真 理 的 影 子 發 出 芽 來 而 已 , 引 發 許 多 議 論 , 而 這 些 議 論 似 乎 永 遠 碰 不 到 真 實 的 意 義 , 當 然 所 有 的 這 些 事 情 裡 面 都 有 真 理 存 在 。 」     我 們 就 在 這 裡 分 開 了 , 以 後 四 個 月 當 中 我 只 偶 而 碰 到 他 , 我 們 的 研 究 團 碰 到 一 個 大 麻 煩 , 正 憂 愁 之 際 我 碰 到 艾 末 爾 , 他 馬 上 問 我 有 甚 麼 困 擾 的 事 情 並 開 始 談 論 我 們 的 問 題 。 回目錄頁
  7. 7.     我 覺 得 奇 怪 , 因 為 我 們 這 個 小 圈 子 裡 的 人 不 會 到 外 頭 說 這 個 事 情 , 他 對 事 情 的 熟 悉 , 似 乎 通 盤 瞭 解 。 他 解 釋 說 他 瞭 解 這 種 事 情 , 也 願 意 幫 忙 。     在 一 兩 天 內 這 件 事 就 解 決 , 沒 有 問 題 了 , 我 們 覺 得 很 奇 妙 , 但 是 因 其 他 的 事 情 要 做 , 這 件 事 情 也 就 淡 忘 了 。     結 果 一 有 問 題 產 生 我 就 跟 艾 末 爾 談 , 好 像 我 跟 他 談 完 事 情 之 後 , 問 題 就 不 存 在 了 。     我 的 同 事 們 見 過 他 也 跟 他 談 過 , 但 是 我 很 少 跟 他 們 談 到 他 , 這 個 時 候 我 讀 了 很 多 有 關 印 度 的 詩 歌 , 是 艾 末 爾 替 我 選 的 。 我 相 信 他 是 一 個 修 行 人 , 好 奇 心 起 , 我 的 興 趣 一 天 天 的 增 加 。     一 個 星 期 天 的 下 午 , 艾 末 爾 和 我 走 著 , 他 叫 我 注 意 盤 旋 在 頭 頂 上 的 一 隻 鴿 子 , 而 且 說 這 隻 鴿 子 是 在 找 他 的 , 他 站 著 寂 然 不 動 , 瞬 間 這 隻 鴿 子 落 在 他 伸 出 去 的 手 臂 上 , 他 說 他 住 在 北 邊 的 弟 弟 捎 來 訊 息 ; 一 個 人 不 能 跟 遠 方 的 人 直 接 交 談 , 就 只 有 用 這 種 方 法 , 後 來 證 實 大 師 們 能 夠 經 由 心 電 感 應 力 跟 任 何 人 交 談 , 或 他 們 所 說 的 用 一 種 比 電 或 無 限 電 還 要 精 細 的 力 量 。 回目錄頁
  8. 8.     然 後 我 們 開 始 問 問 題 , 艾 末 爾 告 訴 我 說 他 可 以 把 鳥 喚 到 面 前 , 在 空 中 指 導 牠 們 飛 行 的 方 向 , 花 , 樹 向 他 招 呼 , 野 生 動 物 無 懼 的 來 到 他 面 前 ; 兩 隻 豺 狼 殺 了 一 隻 小 動 物 , 正 在 爭 食 , 他 把 牠 們 分 開 。 當 他 走 近 牠 們 , 牠 們 就 停 止 爭 吵 , 伸 出 頭 來 讓 他 撫 摸 , 牠 們 完 全 信 賴 他 , 然 後 安 靜 的 吃 他 們 的 餐 點 。 他 甚 至 把 一 個 小 動 物 給 我 抱 , 然 後 跟 我 說 : 「 能 夠 做 這 些 事 情 的 不 是 這 個 小 我 , 這 個 可 見 的 我 ; 而 是 真 我 , 內 在 的 自 我 , 就 是 你 所 知 道 的 神 , 在 我 裡 面 的 神 , 無 所 不 能 的 唯 一 的 神 在 我 裡 面 工 作 , 是 祂 在 做 這 些 事 情 , 只 有 在 我 把 一 切 萬 緣 放 下 , 讓 實 際 的 「 我 是 」 ( 註 : 真 我 ) 說 話 並 且 工 作 , 使 神 的 愛 表 現 出 來 做 這 些 你 看 到 的 事 情 , 讓 神 的 愛 澆 灌 你 , 經 由 你 做 任 何 事 , 你 就 無 所 懼 而 且 沒 有 任 何 傷 害 會 臨 到 你 身 上 。     這 段 期 間 , 每 天 我 都 從 艾 末 爾 處 學 習 功 課 , 他 會 突 然 地 出 現 在 我 房 間 , 甚 至 於 在 我 休 息 的 時 候 , 我 小 心 奕 奕 的 地 把 房 門 關 好 了 , 他 也 會 出 現 在 我 房 間 。 起 初 他 隨 心 所 欲 地 出 現 使 我 懊 惱 , 但 是 隨 後 我 明 白 他 認 為 我 懂 而 且 我 也 默 許 , 我 就 習 慣 了 他 如 此 的 自 由 出 入 , 而 且 讓 門 敞 開 , 他 可 以 來 去 自 如 , 回目錄頁
  9. 9. 這 種 信 任 的 態 度 使 他 很 高 興 , 我 不 能 夠 瞭 解 他 所 有 的 教 導 , 也 不 完 全 接 受 , 我 在 東 方 所 見 所 聞 也 不 能 夠 完 全 地 接 受 , 許 多 年 的 靜 坐 才 使 我 瞭 解 這 些 人 們 的 生 活 中 , 其 內 在 深 處 的 靈 性 意 義 。     他 們 教 導 他 人 的 態 度 沒 有 虛 矜 驕 飾 , 反 而 像 孩 子 般 的 純 真 , 他 們 知 道 愛 的 力 量 足 以 保 護 他 們 , 而 且 他 們 孕 育 這 種 愛 , 直 到 自 然 界 與 他 們 融 和 在 愛 裡 面 , 與 他 們 為 友 。 每 年 總 有 上 千 人 遭 受 毒 蛇 和 野 獸 的 傷 害 死 於 非 命 , 然 而 這 些 大 師 們 , 由 於 發 揮 內 在 愛 的 力 量 , 未 曾 遭 受 任 何 傷 害 , 有 時 候 他 們 住 在 最 原 始 的 叢 林 裡 , 有 時 候 把 身 體 擺 在 村 子 口 , 保 護 村 民 不 致 受 到 野 生 動 物 的 殺 害 , 有 時 候 他 們 需 要 走 在 水 面 上 , 穿 梭 火 中 , 隱 身 出 遊 , 做 很 多 很 多 我 們 認 為 只 有 超 能 力 的 人 才 做 得 到 的 奇 能 異 事 。     那 撒 勒 人 耶 穌 和 這 些 大 師 們 的 生 活 方 式 都 一 樣 , 人 們 認 為 日 常 需 用 的 物 品 直 接 來 自 宇 宙 , 克 服 死 亡 並 且 從 事 各 種 耶 穌 在 世 上 也 曾 做 過 所 謂 的 奇 蹟 是 不 可 能 的 , 上 師 們 證 明 所 有 這 些 事 情 就 是 他 們 的 日 常 生 活 , 他 們 直 接 從 宇 宙 中 取 得 日 用 品 : 諸 如 食 物 衣 服 回目錄頁
  10. 10. 和 金 錢 ; 他 們 已 經 征 服 了 死 亡 , 在 他 們 的 記 錄 登 載 著 超 過 五 百 歲 的 人 很 多 。 在 印 度 這 些 大 師 們 相 當 少 , 其 他 派 別 似 乎 是 他 們 的 支 派 , 他 們 知 道 他 們 的 人 數 很 少 , 只 有 幾 個 學 者 接 觸 過 他 們 ; 然 而 用 隱 身 術 , 他 們 幾 乎 可 以 接 觸 到 很 多 人 , 這 樣 偉 大 的 工 作 幾 乎 占 據 他 們 整 個 生 活 面 , 他 們 隱 身 人 群 當 中 來 幫 助 接 受 他 們 教 導 的 人 們 。 幾 年 之 後 , 我 們 為 了 研 究 艾 末 爾 的 教 誨 , 才 在 第 三 次 研 究 時 旅 行 該 地 。 在 那 段 時 間 裏 我 們 與 上 師 們 住 在 一 起 有 三 年 半 , 跟 他 們 一 起 旅 行 , 觀 察 他 們 的 日 常 生 活 , 並 且 在 整 個 遠 東 工 作 。 第 二 章 無 限 潛 能   我 們 為 了 著 手 第 三 次 旅 行 , 做 心 靈 研 究 工 作 , 我 們 這 小 團 體 就 到 印 度 偏 遠 的 一 個 小 鄉 村 波 大 耳 ( potal ) 。 我 寫 信 給 艾 末 爾 告 訴 他 我 們 要 去 , 艾 末 爾 和 他 的 助 手 知 道 我 們 整 個 計 劃 , 並 且 為 我 們 準 備 妥 當 。 在 南 印 度 艾 末 爾 曾 幫 助 過 我 們 , 而 這 一 次 簡 直 難 以 形 容 , 這 一 次 研 究 團 的 成 就 完 全 歸 功 於 艾 末 爾 和 我 曾 經 遇 到 過 的 大 師 們 。 回目錄頁
  11. 11.     在 一 八 九 四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二 日 我 們 到 達 波 大 耳 , 工 作 就 在 此 地 展 開 , 而 且 就 在 聖 誕 節 的 早 晨 開 始 , 真 是 令 此 生 難 忘 的 一 個 聖 誕 節 , 我 永 遠 記 得 艾 末 爾 在 那 天 早 上 告 訴 我 們 的 話 , 雖 然 他 沒 有 誇 耀 他 的 英 語 教 育 , 他 也 沒 有 離 開 過 遠 東 , 但 是 他 用 流 利 的 英 語 說 出 這 些 話 。   他 開 始 說 : 「 在 這 聖 誕 節 的 早 晨 , 我 想 這 一 天 對 你 們 來 說 是 那 撒 勒 人 耶 穌 出 生 的 日 子 , 你 們 想 他 是 被 派 來 贖 罪 的 : 對 你 們 來 說 , 他 是 一 個 你 和 你 們 的 上 帝 之 間 偉 大 的 中 人 , 而 這 個 上 帝 , 似 乎 是 嚴 厲 , 有 時 候 是 一 個 易 怒 的 上 帝 , 坐 在 遠 遠 的 , 被 稱 為 天 堂 的 地 方 : 如 果 天 堂 不 在 人 們 的 意 識 裡 , 我 就 不 知 道 在 那 裡 。 你 們 似 乎 以 為 只 有 經 由 溫 和 且 可 愛 的 神 子 才 會 到 達 上 帝 , 所 以 這 一 天 紀 念 這 位 偉 大 而 又 高 貴 的 神 子 降 臨 到 世 上 : 對 於 我 們 來 說 , 這 一 天 的 意 義 更 大 , 這 一 天 不 僅 是 耶 穌 降 臨 的 一 日 , 而 且 是 耶 穌 誕 生 在 每 一 個 人 的 意 識 中 , 這 個 聖 誕 節 意 味 著 超 越 物 質 及 諸 般 束 縛 , 從 凡 夫 成 為 偉 大 的 覺 著 、 偉 大 的 上 師 和 導 師 的 誕 生 ; 對 我 們 來 說 , 這 個 偉 大 的 靈 魂 來 到 地 球 上 揭 示 真 正 到 達 上 帝 的 方 法 , 這 位 無 所 不 在 , 無 所 不 能 , 無 所 不 知 的 上 帝 回目錄頁
  12. 12. 告 訴 我 們 : 祂 是 全 善 、 全 知 , 和 真 理 , 是 一 切 的 一 切 。 在 這 一 天 來 到 這 個 世 上 的 這 位 偉 大 導 師 告 訴 我 們 : 上 帝 不 只 是 住 在 我 們 外 面 , 也 住 在 我 們 裡 面 ; 祂 未 曾 , 也 不 能 和 我 們 或 任 何 他 的 創 造 物 分 開 ; 祂 永 遠 是 公 義 且 慈 愛 的 上 帝 ; 它 是 全 備 , 知 曉 一 切 , 知 道 「 一 」 就 是 萬 事 萬 物 的 真 理 。 縱 是 我 了 解 所 有 的 人 , 我 的 力 量 也 無 法 告 訴 你 , 或 是 用 一 謙 卑 的 方 法 也 不 能 表 達 出 這 神 聖 的 誕 生 對 我 們 所 具 有 的 意 義 。   「 我 們 知 道 並 且 希 望 你 們 也 會 明 白 這 位 偉 大 的 上 師 和 導 師 來 到 我 們 中 間 , 使 我 們 對 此 生 命 能 完 全 地 了 解 , 而 且 明 白 所 有 的 限 制 只 是 人 們 自 己 造 成 的 , 也 沒 有 必 要 為 這 些 限 制 多 做 解 釋 。 我 們 知 道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導 指 示 出 在 他 裡 面 的 基 督 並 且 是 經 由 「 祂 」 去 做 祂 偉 大 的 工 作 , 而 這 個 相 同 的 基 督 也 住 在 你 們 、 我 和 全 人 類 裡 面 , 所 以 應 用 他 的 教 導 , 我 們 也 能 做 他 所 做 過 的 工 作 以 及 更 偉 大 的 工 作 。 我 們 相 信 耶 穌 的 來 臨 更 能 完 全 地 表 示 上 帝 是 萬 事 萬 物 的 一 個 偉 大 , 且 是 唯 一 的 起 因 ; 「 上 帝 就 是 一 切 。 」   「 你 也 許 聽 過 , 我 們 相 信 耶 穌 早 年 在 我 們 這 裡 接 受 過 訓 練 , 也 許 你 們 有 些 人 不 相 信 , 回目錄頁
  13. 13. 不 管 怎 麼 樣 , 他 是 否 在 我 們 這 裡 受 過 訓 或 直 接 得 自 上 帝 的 啟 示 都 沒 有 關 係 , 萬 事 萬 物 皆 來 自 一 個 源 頭 , 是 不 是 ? 一 個 來 自 上 帝 的 理 念 , 一 個 人 的 心 當 人 心 接 觸 到 來 自 上 帝 的 理 念 , 然 後 說 出 來 , 那 麼 其 他 人 不 能 再 從 宇 宙 中 接 觸 到 這 理 念 嗎 ? 一 個 人 已 經 接 觸 到 這 個 理 念 , 並 且 把 它 傳 播 出 來 , 如 果 他 把 它 作 為 已 用 並 珍 藏 之 , 那 麼 就 沒 有 接 受 其 他 理 念 的 空 間 了 ! 要 接 受 更 多 , 我 們 就 要 把 所 接 受 的 全 部 付 出 去 ; 如 果 我 們 保 有 著 所 接 受 的 , 就 會 停 止 流 動 , 像 水 推 動 輪 子 轉 動 發 電 , 如 果 水 不 流 動 , 機 器 就 會 停 頓 , 只 有 水 流 動 , 輪 子 才 會 轉 , 產 生 力 量 , 人 也 是 如 此 , 他 接 受 到 上 帝 的 理 念 , 他 一 定 要 傳 揚 開 來 , 為 了 從 理 念 那 兒 得 益 處 , 他 要 使 所 有 的 人 也 能 這 樣 , 使 得 他 們 能 夠 成 長 、 發 展 , 就 像 他 一 樣 。   「 我 的 意 思 是 說 耶 穌 的 教 誨 來 自 上 帝 的 啟 示 。 不 可 置 疑 的 , 我 們 偉 大 的 導 師 也 得 到 此 教 誨 , 所 有 的 事 情 不 都 來 自 上 帝 嗎 ? 一 個 人 可 以 作 , 其 他 人 就 不 能 做 嗎 ? 我 相 信 你 們 確 信 上 帝 很 願 意 曉 諭 自 己 給 所 有 的 人 , 正 如 同 祂 曉 諭 耶 穌 和 其 他 人 一 樣 , 唯 一 需 要 的 是 每 個 人 都 願 意 交 托 給 上 帝 。 我 們 由 衷 地 相 信 , 一 切 是 平 等 的 , 所 有 的 人 是 一 體 的 , 耶 穌 做 回目錄頁
  14. 14. 過 的 偉 大 工 作 , 每 個 人 也 都 能 做 , 你 將 會 明 白 這 些 裡 面 沒 有 什 麼 神 秘 的 地 方 , 只 是 人 把 它 想 像 得 太 奇 妙 了 。 」   「 你 們 來 此 是 半 信 半 疑 的 態 度 , 而 你 們 會 跟 我 們 在 一 起 生 活 , 就 知 道 我 們 的 真 實 景 況 , 待 工 作 和 研 究 結 束 時 , 信 與 不 信 隨 你 們 的 意 思 。 」 第 三 章 化 而 成 氣 聚 而 成 形     我 們 離 開 這 個 村 莊 到 阿 斯 瑪 , 大 約 有 九 十 哩 路 遠 。 艾 末 爾 派 了 兩 個 年 輕 人 伴 我 們 同 行 , 這 兩 個 人 和 善 , 是 典 型 的 印 度 人 , 他 們 來 照 顧 我 們 的 旅 程 。 他 們 做 事 輕 易 捷 練 , 以 前 我 從 未 見 過 那 麼 能 幹 的 人 , 為 方 便 識 別 起 見 , 我 稱 呼 這 兩 個 人 為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 在 村 子 裡 面 是 艾 末 爾 照 顧 我 們 的 一 切 , 他 比 其 他 人 更 有 經 驗 。 亞 斯 特 是 團 長 , 尼 埔 勞 是 他 的 助 手 , 檢 視 每 一 件 事 情 是 不 是 照 計 劃 做 。     艾 末 爾 歡 送 我 們 說 : 「 你 們 要 跟 這 兩 人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一 起 , 到 下 一 個 重 要 的 地 方 , 大 約 九 十 哩 的 路 程 需 時 五 日 , 我 要 在 這 裡 逗 留 些 時 候 , 因 為 我 不 需 花 那 麼 久 的 時 間 , 但 是 我 會 在 那 裡 跟 你 們 碰 頭 , 我 希 望 你 們 留 下 一 個 人 在 這 裡 , 能 夠 細 心 觀 察 發 生 的 事 , 這 回目錄頁
  15. 15. 樣 做 , 可 以 節 省 時 間 , 他 在 十 天 以 後 也 回 到 團 上 來 , 我 們 只 是 要 他 觀 察 。 並 且 報 告 他 所 見 所 聞 。 」     我 們 就 跟 團 長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啟 程 , 而 我 想 再 好 的 旅 行 社 也 沒 有 安 排 得 那 麼 好 , 每 一 個 細 節 都 顧 到 , 像 音 樂 的 拍 子 一 樣 有 韻 律 又 正 確 , 三 年 半 整 個 過 程 就 像 這 樣 。     我 希 望 在 這 裡 加 上 我 對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的 觀 感 : 亞 斯 特 是 一 個 率 直 、 親 切 的 印 度 人 , 仁 慈 、 有 效 率 , 不 會 誇 張 或 裝 腔 作 勢 ; 幾 乎 每 一 次 都 用 單 調 的 口 吻 下 達 命 令 , 做 起 事 來 又 快 又 穩 , 不 讓 我 們 有 絲 毫 懷 疑 的 時 刻 , 從 開 始 我 們 就 看 出 他 的 優 良 個 性 , 人 人 都 讚 美 ; 尼 埔 勞 也 是 很 不 錯 ; 不 管 做 任 何 事 , 他 都 是 冷 靜 、 鎮 定 , 並 且 效 率 極 高 , 每 個 動 作 都 是 同 樣 地 平 靜 、 穩 健 , 考 慮 周 到 而 正 確 。 隊 員 都 是 如 此 稱 讚 他 們 , 我 們 的 領 隊 讚 美 道 : 「 這 些 人 真 了 不 起 ! 一 個 人 竟 然 能 如 此 思 慮 周 全 而 又 正 確 , 令 人 寬 慰 。 」     就 在 第 五 天 四 點 鐘 我 們 到 達 目 的 地 , 艾 末 爾 如 其 言 在 他 所 說 的 地 方 跟 我 們 碰 頭 , 你 可 以 想 像 得 到 我 們 的 驚 訝 吧 ? 我 們 確 實 相 信 我 們 所 走 的 路 是 唯 一 路 徑 , 而 且 用 的 是 這 裡 回目錄頁
  16. 16. 最 快 的 交 通 工 具 , 除 非 是 日 夜 趕 路 , 途 中 替 換 交 通 工 具 , 而 這 個 人 年 紀 又 大 ; 要 走 九 十 哩 路 憑 他 決 不 可 能 比 我 們 還 快 , 他 如 何 又 在 這 裡 呢 ?     當 我 們 急 著 要 問 問 題 , 很 想 知 道 怎 麼 回 事 , 這 是 他 的 話 : 「 你 們 離 開 的 時 候 , 我 說 過 我 會 在 這 裡 跟 你 們 會 面 。 現 在 我 在 這 裡 ! 我 希 望 請 你 們 注 意 , 事 實 上 一 個 人 能 夠 自 己 作 主 , 他 是 沒 有 限 制 的 ! 沒 有 時 間 或 空 間 的 限 制 , 人 , 當 他 「 知 道 」 他 自 己 , 就 不 會 為 了 五 天 走 九 十 裡 路 而 覺 得 疲 倦 的 。 人 在 他 正 確 的 屬 性 上 , 不 管 多 遠 , 能 夠 在 瞬 間 走 完 任 何 遙 遠 的 路 程 。 剛 剛 我 還 在 村 子 裡 , 就 是 五 天 前 你 們 從 那 兒 離 開 到 這 裡 的 那 個 村 子 , 我 的 身 體 還 在 那 兒 休 息 , 留 在 村 子 上 的 同 事 也 會 告 訴 你 們 這 件 事 。 在 四 點 前 幾 分 鐘 我 跟 他 說 , 四 點 鐘 的 時 候 你 們 就 會 到 了 , 我 要 去 跟 你 們 碰 頭 , 你 們 看 到 的 我 的 身 體 還 在 那 裡 , 只 是 現 在 靜 止 不 動 了 。     這 樣 做 只 是 簡 單 地 告 訴 你 們 , 我 們 可 以 隨 時 離 開 身 體 到 任 何 約 定 的 地 方 , 那 兩 位 跟 你 們 一 起 來 的 兄 弟 也 能 像 我 這 樣 做 ; 這 樣 做 是 你 們 更 能 了 解 我 們 跟 你 們 一 樣 是 出 自 同 一 個 根 源 , 只 是 我 們 懂 得 發 揮 天 父 , 全 能 者 所 回目錄頁
  17. 17. 給 予 的 力 量 , 沒 有 什 麼 奧 秘 。 入 夜 前 我 的 身 體 還 會 在 那 裡 , 之 後 我 會 帶 到 這 裡 , 你 們 的 同 事 到 時 候 也 會 來 到 這 裡 。 休 息 一 天 之 後 , 我 們 要 走 一 天 去 一 個 小 村 庄 , 待 一 個 晚 上 , 然 後 回 來 跟 你 們 的 同 事 會 合 , 他 會 跟 你 們 報 告 經 過 。 晚 上 我 們 在 這 裡 集 合 。 好 了 , 再 見 了 ! 」     晚 上 我 們 集 合 好 之 後 , 沒 有 開 門 , 艾 末 爾 突 然 出 現 在 我 們 中 間 說 : 「 你 們 看 到 我 出 現 在 這 間 房 中 , 你 們 會 說 是 用 魔 術 ; 我 告 訴 你 們 , 這 裡 面 不 是 魔 術 。 現 在 做 一 項 簡 單 的 實 驗 , 大 家 都 看 得 見 , 那 麼 你 們 就 會 相 信 了 , 請 靠 攏 來 看 得 更 清 楚 ; 我 們 有 一 小 杯 水 , 是 你 們 其 中 一 位 從 泉 源 打 來 的 你 們 看 , 水 中 央 的 一 粒 為 小 分 子 正 擬 結 成 冰 , 一 粒 接 著 一 粒 , 愈 來 愈 多 冰 粒 子 , 現 在 整 杯 水 都 結 成 冰 , 這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 我 把 水 中 心 的 粒 子 成 型 , 或 是 說 把 它 的 波 動 降 低 , 等 它 結 成 冰 , 其 他 周 圍 的 冰 粒 子 也 結 凍 , 最 後 水 全 部 結 成 冰 , 你 可 以 把 這 個 方 法 用 在 一 小 杯 水 , 或 一 缸 、 一 池 、 湖 水 、 大 海 、 或 地 球 上 的 水 , 結 果 如 何 ? 全 部 都 會 結 凍 , 不 會 嗎 ? 為 了 什 麼 目 的 ? 沒 有 。 你 們 問 經 由 什 麼 權 威 , 我 說 是 用 完 美 的 律 法 。 到 何 時 終 了 ? 不 會 , 不 會 有 好 結 果 或 回目錄頁
  18. 18. 有 什 麼 結 果 ; 如 果 我 一 定 要 一 直 這 樣 做 下 去 , 會 有 什 麼 結 果 ? 報 應 , 給 誰 ? 給 我 。 我 知 道 律 法 , 我 所 做 的 事 會 回 向 給 我 , 我 怎 麼 做 就 真 的 怎 麼 樣 回 來 , 所 以 我 只 能 為 善 的 目 的 而 做 , 回 向 的 才 會 是 善 報 , 你 們 能 夠 清 楚 地 看 到 , 如 果 要 一 直 結 凍 , 那 麼 最 後 連 我 都 結 凍 了 , 所 以 我 表 現 出 來 是 善 的 , 收 成 也 是 善 的 。     我 出 現 在 這 間 屋 子 裡 也 可 用 這 種 方 法 來 解 釋 , 我 增 高 身 體 的 波 動 , 使 身 體 回 到 宇 宙 的 粒 子 中 , 然 後 經 由 「 我 是 」 , 「 我 的 基 督 意 識 」 , 把 心 靈 體 的 波 動 降 低 , 並 且 成 一 形 像 出 現 在 這 間 屋 子 裡 , 使 你 們 也 看 到 , 這 裡 面 有 什 麼 任 何 奧 秘 嗎 ? 我 就 是 用 這 個 力 量 , 或 是 說 從 父 給 予 愛 子 的 律 法 , 這 位 愛 子 就 是 指 你 、 我 以 及 全 人 類 , 這 裡 還 有 什 麼 奧 秘 嗎 ? 沒 有 。     以 芥 菜 代 表 信 心 , 經 由 內 在 的 基 督 從 宇 宙 臨 到 我 們 , 祂 早 就 在 我 們 裡 面 ; 像 一 小 粒 種 子 經 由 基 督 , 超 意 識 心 靈 , 我 們 內 在 的 儲 藏 所 , 然 後 要 把 祂 帶 到 內 在 最 高 處 , 頭 部 的 頂 端 保 持 著 , 然 後 我 們 必 須 讓 聖 靈 降 下 。 現 在 談 到 一 金 句 : 「 你 要 盡 心 、 盡 信 、 盡 力 、 盡 意 愛 你 的 神 。 」 想 一 想 ! 有 沒 有 什 麼 意 義 ? 心 、 信 、 力 、 意 , 在 行 動 中 只 把 一 切 導 向 神 、 聖 靈 、 回目錄頁
  19. 19. 純 我 之 外 又 有 別 的 法 則 嗎 ? 聖 靈 透 過 各 種 方 法 而 來 , 也 許 像 一 小 個 體 叩 門 而 入 , 我 們 必 須 接 納 他 , 引 他 入 內 , 於 光 、 或 是 智 慧 的 種 子 合 一 。 以 之 為 中 心 , 在 周 圍 環 繞 者 , 守 住 他 如 同 冰 分 子 守 著 核 心 的 分 子 , 一 個 分 子 接 著 一 個 分 子 , 一 圈 又 一 圈 , 逐 漸 成 形 , 就 如 同 冰 的 形 成 , 使 你 能 夠 對 堆 積 如 山 的 困 難 說 : 「 請 你 將 他 移 去 , 棄 置 於 海 」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稱 之 為 四 次 元 或 你 們 希 望 怎 樣 講 都 可 以 , 我 們 稱 之 為 「 透 過 我 們 內 在 的 基 督 , 顯 現 出 上 帝 來 。 」   「 基 督 的 誕 生 就 是 用 這 種 方 法 。 瑪 利 亞 , 偉 大 之 母 , 孕 育 此 理 念 , 將 理 念 擺 在 心 裡 , 培 育 在 靈 魂 之 土 裡 , 經 過 一 段 時 間 , 成 形 而 生 出 完 美 的 嬰 兒 基 督 。 第 一 次 這 位 唯 一 神 的 愛 子 他 受 著 最 好 的 母 親 保 護 、 滋 養 、 看 顧 、 教 育 從 嬰 兒 長 大 成 人 ; 基 督 就 是 這 樣 臨 到 我 們 大 家 。 -- 首 先 把 理 念 栽 植 在 我 們 靈 魂 的 土 中 , 神 就 座 落 在 靈 魂 的 最 中 央 ; 把 完 美 的 理 念 擺 在 心 裡 , 然 後 引 出 來 , 生 出 完 美 的 嬰 兒 — 基 督 意 識 。 「 你 們 看 到 這 些 事 情 , 在 懷 疑 自 己 的 眼 睛 , 我 不 會 怪 你 們 , 你 們 有 些 人 心 裡 在 想 是 不 是 催 眠 術 。 兄 弟 們 ! 誰 覺 得 他 沒 有 能 力 做 今 天 回目錄頁
  20. 20. 晚 上 所 看 見 過 的 事 情 ? 你 們 認 為 我 在 控 制 你 們 的 思 想 或 視 覺 ? 你 們 認 為 我 有 這 個 能 力 , 我 會 用 催 眠 術 ? 你 們 偉 大 的 聖 經 不 是 記 載 著 耶 穌 從 關 閉 的 門 進 來 嗎 ? 他 跟 我 一 樣 就 進 來 了 。 你 認 為 耶 穌 , 這 位 偉 大 的 上 師 和 導 師 , 需 要 用 催 眠 術 嗎 ? 他 跟 我 一 樣 用 所 賦 予 他 的 神 力 , 我 告 訴 你 們 , 我 所 做 的 , 你 們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做 , 不 只 是 你 們 , 每 一 個 生 在 這 個 世 界 的 孩 子 都 能 夠 做 , 他 們 具 有 同 樣 的 能 力 做 我 今 晚 所 做 過 的 事 , 我 希 望 你 們 能 夠 清 楚 明 白 。 我 還 跟 你 們 說 你 們 是 分 別 的 個 體 , 不 是 指 這 肉 身 , 你 們 有 自 由 意 志 , 而 不 是 機 器 人 ; 耶 穌 不 需 要 催 眠 , 我 們 不 需 要 催 眠 , 在 各 位 還 不 肯 了 解 我 們 的 真 誠 之 前 , 請 盡 量 懷 疑 吧 ! 不 過 我 們 所 要 求 的 是 : 希 望 在 各 位 的 工 作 還 沒 有 深 入 之 前 , 最 好 能 虛 懷 若 谷 , 目 前 先 把 催 眠 的 想 法 丟 掉 ! 第 四 章 克 服 死 亡   我 們 順 道 探 訪 下 一 站 , 把 主 要 裝 備 留 在 原 處 。 翌 晨 我 們 到 二 十 哩 遠 的 一 個 小 村 莊 , 只 有 亞 斯 特 陪 我 們 , 路 不 好 走 , 有 時 候 要 穿 過 濃 密 的 森 林 , 當 天 日 落 前 我 們 到 達 該 處 。 整 天 趕 路 , 只 有 中 午 停 一 陣 子 吃 中 餐 , 所 以 又 累 又 餓 , 這 個 村 子 大 致 看 來 很 荒 蕪 , 路 似 乎 回目錄頁
  21. 21. 都 沒 有 人 走 , 有 時 候 還 要 割 掉 迎 面 而 來 的 蔓 藤 , 才 能 行 進 , 每 一 次 遲 了 , 亞 斯 特 就 不 耐 煩 , 我 們 覺 得 奇 怪 , 因 為 以 前 看 他 很 穩 重 , 三 年 半 以 來 我 只 有 在 這 一 次 看 到 他 這 個 樣 子 , 後 來 我 們 才 明 白 他 情 緒 不 穩 定 的 原 因 。     我 們 在 日 落 前 半 個 鐘 頭 進 入 這 座 將 近 兩 百 人 的 村 落 , 他 們 曉 得 亞 斯 特 跟 我 們 在 一 起 , 村 子 裡 每 個 人 老 的 少 的 , 家 禽 寵 物 都 跑 來 歡 迎 我 們 , 也 是 出 於 對 我 們 的 好 奇 心 , 亞 斯 特 是 他 們 矚 目 的 中 心 , 他 們 對 亞 斯 特 很 尊 重 地 打 招 呼 , 他 跟 他 們 說 了 一 些 話 , 只 有 一 些 人 回 到 工 作 崗 位 上 , 亞 斯 特 回 過 頭 問 我 們 在 搭 營 帳 的 時 候 要 不 要 跟 他 去 , 有 五 個 人 說 經 過 一 天 的 路 程 之 後 已 經 累 了 想 休 息 , 其 他 的 人 和 一 些 村 民 就 跟 著 亞 斯 特 到 村 子 周 圍 開 墾 出 來 的 地 方 , 越 過 這 塊 空 地 不 遠 的 地 方 我 們 就 進 入 一 片 樹 林 , 碰 到 一 個 人 橫 躺 在 地 上 , 起 初 第 一 眼 我 們 以 為 是 死 人 , 不 過 第 二 眼 再 看 , 倒 不 如 說 是 熟 睡 了 。     雖 然 我 們 嚇 住 了 , 但 是 我 們 還 站 著 看 , 因 為 躺 在 地 上 的 是 亞 斯 特 , 突 然 站 著 的 亞 斯 特 走 向 前 , 而 躺 著 的 亞 斯 特 身 體 開 始 活 動 並 站 起 來 , 面 對 站 著 的 亞 斯 特 片 刻 , 兩 個 都 是 亞 斯 特 , 每 個 看 到 的 人 都 認 出 是 他 , 然 後 很 回目錄頁
  22. 22. 快 地 我 們 認 得 的 亞 斯 特 消 失 了 , 只 有 一 個 身 子 站 在 我 們 面 前 , 這 真 是 說 時 遲 那 時 快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沒 有 懷 疑 : 留 在 營 地 的 五 位 同 僚 也 跑 來 , 沒 有 人 通 知 他 們 , 後 來 我 們 問 他 們 怎 麼 會 跑 來 , 回 答 是 : 我 們 不 知 道 , 我 們 只 是 知 道 : 「 長 在 我 們 腿 上 的 腳 沒 命 地 向 你 們 跑 , 我 們 不 知 道 為 什 麼 , 我 們 沒 有 收 到 什 麼 通 知 , 我 們 每 個 人 都 不 知 道 為 什 麼 就 這 樣 發 現 自 己 往 你 們 的 方 向 跑 。 」 其 中 一 位 隊 員 說 「 我 的 眼 睛 張 地 大 大 的 , 看 到 超 越 死 亡 的 山 谷 , 這 種 景 況 是 超 越 觀 念 的 。 」 另 一 個 說 : 「 我 看 到 整 個 世 界 在 克 服 死 亡 。 」   「 死 亡 , 人 類 最 後 的 敵 人 , 終 將 被 克 服 。 」 這 些 字 又 活 生 生 地 回 來 ; 這 不 就 是 這 句 話 的 完 成 嗎 ? 我 們 的 智 慧 比 起 這 簡 單 而 又 偉 大 的 智 慧 來 說 實 在 太 微 妙 了 , 而 我 們 還 認 為 很 偉 大 呢 ? 為 什 麼 ? 我 們 只 是 嬰 兒 ! 我 開 始 明 白 「 你 們 必 須 重 生 」 這 句 話 的 意 義 , 真 是 對 極 了     讀 者 們 你 們 能 想 像 出 我 們 覺 得 有 多 驚 訝 和 神 奇 嗎 ? 朝 夕 相 處 天 天 幫 助 我 們 的 人 , 能 夠 把 他 的 身 體 放 在 一 處 保 護 他 人 , 並 且 還 在 另 一 地 繼 續 地 有 效 率 地 工 作 , 想 起 一 句 金 句 : 「 在 你 們 中 間 他 最 偉 大 , 是 你 們 的 僕 人 , 你 回目錄頁
  23. 23. 們 也 要 服 侍 他 。 」 我 想 從 那 個 時 刻 起 , 我 們 沒 有 一 個 人 會 懼 怕 死 亡 。     某 些 深 在 密 林 中 的 村 莊 , 常 受 強 盜 或 動 物 騷 擾 , 這 些 人 們 就 會 把 身 體 置 放 在 村 子 口 , 這 個 村 子 就 像 文 明 國 家 一 樣 安 全 。     顯 然 亞 斯 特 的 身 體 擺 在 我 們 看 見 的 地 方 相 當 長 的 一 段 時 間 , 頭 髮 長 得 又 長 又 密 , 有 一 種 小 鳥 棲 息 在 上 做 窩 , 在 當 地 這 是 不 尋 常 的 事 , 這 些 鳥 在 上 面 做 巢 , 育 養 小 鳥 , 小 鳥 長 大 飛 走 , 如 是 可 以 証 明 身 體 — 靜 止 不 動 地 在 那 個 位 置 上 一 定 很 久 了 , 這 種 鳥 非 常 膽 小 , 一 點 點 的 干 擾 他 們 會 棄 巢 而 去 , 又 表 示 這 些 小 鳥 多 麼 相 信 他 、 愛 他 。     當 晚 亞 斯 特 像 嬰 兒 般 熟 睡 , 除 了 他 營 裡 每 個 人 都 興 奮 地 睡 不 著 , 晚 間 一 定 會 有 人 坐 起 來 看 看 亞 斯 特 , 然 後 再 睡 下 去 說 : 「 用 力 捏 我 一 下 , 看 看 我 是 不 是 在 做 夢 。 」 偶 爾 還 真 的 很 用 力 試 了 一 試 。 第 五 章 長 生 不 老       翌 晨 太 陽 升 起 時 我 們 就 起 身 了 , 當 天 我 們 要 回 到 村 莊 去 我 們 的 裝 備 還 留 在 那 裡 , 恰 在 天 黑 之 前 我 們 到 達 目 的 地 , 我 們 在 一 棵 回目錄頁
  24. 24. 菩 提 樹 下 扎 營 , 隔 天 早 晨 艾 末 爾 來 跟 我 們 打 招 呼 , 我 們 開 始 問 他 問 題 , 他 說 : 「 我 不 會 對 你 們 的 問 題 覺 得 奇 怪 , 這 一 次 我 會 很 高 興 盡 力 回 答 各 位 的 問 題 , 其 他 的 就 等 你 們 深 入 工 作 之 後 。 我 要 用 你 們 的 語 言 講 述 我 們 信 仰 中 一 偉 大 的 原 則 , 好 使 你 們 能 完 全 了 解 。   「 當 每 個 人 知 道 這 個 真 理 , 正 確 地 解 釋 , 一 切 皆 出 於 一 源 , 我 們 與 宇 宙 心 靈 的 原 質 — 神 同 為 一 體 。 我 們 是 一 個 大 家 庭 , 每 一 個 嬰 孩 , 每 個 人 生 下 來 , 不 論 他 的 階 級 或 信 念 , 都 是 這 個 大 家 庭 的 成 員 。 「 你 們 問 我 們 是 不 是 相 信 死 亡 是 可 以 避 免 的 , 讓 我 用 悉 達 的 話 回 答 : 「 人 體 由 細 胞 組 成 , 植 物 和 動 物 也 是 一 樣 , 我 們 常 說 它 們 是 尚 未 進 化 的 兄 弟 們 。 細 胞 是 身 體 的 基 本 單 位 , 經 由 生 長 和 分 裂 , 重 複 多 次 , 此 單 一 細 胞 結 果 演 變 成 一 完 整 的 人 體 , 幾 乎 由 數 不 盡 的 細 胞 組 成 。 這 些 細 胞 各 自 經 營 不 同 的 特 殊 機 能 , 大 體 上 說 來 , 總 維 繫 著 單 細 胞 最 初 的 特 質 。 我 們 視 此 單 細 胞 拿 著 生 命 的 火 把 , 將 此 潛 藏 的 神 火 一 代 傳 一 代 , 神 火 就 是 所 有 生 靈 的 生 命 能 , 可 以 回 溯 到 最 初 第 一 個 誕 生 在 此 衛 星 中 的 生 命 。 」 這 種 單 一 細 胞 具 有 永 不 衰 老 的 特 質 , 組 織 細 胞 組 成 身 體 後 又 如 何 呢 ? 組 織 回目錄頁
  25. 25. 細 胞 又 單 一 細 胞 無 數 次 分 裂 而 成 , 仍 保 留 其 特 質 , 每 一 個 都 潛 藏 著 生 命 能 , 或 謂 「 永 恆 的 青 春 」 , 你 們 現 在 所 知 道 的 組 織 細 胞 或 身 體 其 功 能 只 有 作 用 於 一 短 短 的 生 命 期 。 「 我 們 最 古 老 的 導 師 籍 著 心 靈 感 應 知 道 動 植 物 其 生 命 基 本 個 體 反 映 的 實 相 , 我 們 可 以 好 好 想 著 這 些 老 師 們 在 菩 提 樹 下 跟 學 生 說 : 「 看 看 這 棵 巨 大 的 樹 , 其 生 長 過 程 在 我 們 , 在 這 棵 樹 都 是 相 同 的 。 看 這 棵 古 樹 的 葉 子 和 花 蕾 , 多 麼 年 輕 , 就 像 剛 剛 出 生 的 種 子 一 樣 年 輕 , 植 物 和 人 的 生 命 反 應 都 一 樣 , 人 當 然 可 以 從 植 物 的 經 驗 學 習 , 最 古 老 的 菩 提 樹 , 其 枝 葉 和 蕾 就 像 要 發 芽 的 種 子 般 年 輕 , 人 的 組 織 細 胞 也 是 如 此 , 不 需 要 漸 漸 地 失 去 生 命 力 然 後 死 亡 , 反 而 能 永 遠 年 輕 如 同 卵 子 或 單 細 胞 似 的 ; 的 確 , 沒 有 理 由 說 身 體 不 能 像 發 芽 的 種 子 般 年 輕 又 有 生 命 , 除 非 意 外 , 長 存 的 菩 提 樹 永 遠 是 長 壽 的 象 征 , 不 會 死 亡 , 自 然 律 裡 沒 有 凋 落 , 沒 有 衰 老 的 過 程 , 似 乎 這 些 因 素 在 菩 提 樹 裡 面 影 響 到 細 胞 的 生 命 能 , 人 類 的 神 性 的 肉 體 裡 也 一 樣 。   「 自 然 律 沒 有 死 亡 或 凋 落 , 除 了 意 外 , 身 體 裡 不 會 有 不 可 避 免 的 衰 老 過 程 , 沒 有 東 西 可 以 慢 慢 腐 蝕 個 體 , 那 麼 死 亡 是 可 以 避 免 的 回目錄頁
  26. 26. 事 件 , 疾 病 英 文 字 是 : Dis-ease , 意 思 是 缺 乏 鬆 弛 ( Santi ) , 精 神 的 喜 悅 、 平 和 從 心 靈 反 映 到 身 體 上 ; 高 齡 所 致 的 衰 老 是 一 般 人 類 的 經 驗 , 就 是 因 為 不 知 道 身 體 上 或 心 理 上 形 成 疾 病 的 真 正 因 素 而 已 , 甚 至 於 意 外 事 件 都 可 以 籍 著 適 當 的 心 理 態 度 來 避 免 , 悉 達 說 : 「 身 體 狀 態 保 持 好 , 自 然 能 抵 抗 傳 染 病 或 其 他 疾 病 , 像 瘟 疫 或 流 行 性 的 疾 病 。 」 悉 達 可 以 吞 食 細 菌 也 不 會 生 病 。   「 記 住 青 春 是 上 帝 的 愛 的 種 子 植 於 神 性 的 人 類 之 中 , 的 確 青 春 是 人 類 內 在 的 神 性 , 青 春 是 靈 性 的 生 命 , 是 有 活 著 的 、 愛 著 的 、 美 麗 的 生 命 是 永 恆 的 。 年 齡 不 是 靈 性 的 , 它 是 死 亡 的 、 醜 陋 的 、 不 真 實 的 ; 恐 懼 的 思 想 和 痛 苦 的 思 想 產 生 醜 陋 即 所 謂 的 「 年 老 」 ; 喜 悅 的 思 想 、 愛 的 思 想 和 理 念 的 思 想 產 生 美 麗 稱 為 青 春 , 年 紀 是 一 個 殼 子 , 殼 子 裡 面 有 真 實 的 種 子 — 青 春 的 寶 石 。   「 練 習 時 需 要 保 持 赤 子 之 心 , 看 到 神 性 的 小 孩 在 裡 面 。 睡 覺 以 前 暗 示 自 己 : 「 現 在 我 知 道 靈 性 而 愉 悅 的 身 體 在 我 裡 面 , 永 遠 年 輕 永 遠 美 麗 ; 我 有 美 麗 的 、 靈 性 的 心 靈 ; 我 有 眼 睛 、 鼻 子 、 嘴 巴 、 皮 膚 此 神 性 嬰 兒 之 體 , 現 在 , 今 晚 是 完 全 的 。 」 睡 覺 的 時 候 肯 定 地 重 複 回目錄頁
  27. 27. 念 幾 遍 , 多 想 幾 遍 。 早 晨 起 身 大 聲 暗 示 自 己 : 「 美 妙 啊 ! 親 愛 的 ( 念 自 己 的 名 字 ) 裡 面 有 一 位 神 聖 的 煉 金 術 士 。 」 由 於 肯 定 的 靈 性 力 量 在 晚 上 產 生 作 用 , 神 性 在 內 在 彰 顯 出 來 , 滲 透 到 這 個 靈 性 的 身 體 和 靈 性 的 廟 堂 , 致 死 亡 和 疲 憊 的 細 胞 的 煉 金 士 倒 了 , 金 色 新 的 皮 膚 伴 同 健 康 和 可 愛 而 來 , 顯 示 出 來 真 正 神 性 的 愛 就 是 永 恆 的 青 春 , 神 聖 的 煉 金 士 在 我 的 廟 堂 裡 面 , 一 直 生 產 新 而 美 麗 的 嬰 兒 細 胞 , 青 春 的 靈 性 在 我 的 廟 堂 裡 面 - - 此 神 聖 的 人 體 , 並 且 一 切 都 是 美 好 的 。 OMSANTI!SANTI!SANTI! ( 平 靜 吧 ! 平 靜 吧 ! 平 靜 吧 ! )     學 習 孩 子 般 甜 美 的 笑 , 靈 魂 的 笑 使 精 神 鬆 弛 , 真 正 的 微 笑 才 會 美 麗 , 才 是 內 在 永 恆 的 主 的 傑 作 , 我 要 為 世 界 著 想 , 希 望 整 個 世 界 快 樂 , 幸 福 。 如 此 確 信 是 很 好 的 ; 一 天 工 作 之 前 確 定 : 在 我 裡 面 有 一 個 完 美 的 形 象 ─ ─ 神 性 形 相 , 我 現 在 已 成 為 我 所 希 望 的 一 切 ! 我 每 天 看 到 我 美 好 的 實 相 , 直 到 真 的 如 此 , 我 是 神 子 , 我 所 欲 求 的 , 不 但 是 現 在 , 而 且 永 遠 地 能 實 現 。 回目錄頁
  28. 28.     學 著 激 勵 自 己 , 肯 定 地 暗 示 無 限 的 愛 充 滿 我 心 , 完 美 的 生 命 激 勵 我 的 身 體 。 你 的 每 一 件 事 情 都 是 光 明 的 、 美 麗 的 , 培 養 靈 性 的 幽 默 , 享 受 陽 光 。     你 們 知 道 我 所 引 用 的 句 子 是 從 悉 達 的 教 導 而 來 , 他 們 是 最 古 老 的 老 師 , 他 們 的 教 導 預 言 幾 千 年 來 整 個 世 界 的 歷 史 , 在 人 們 知 道 最 簡 單 的 藝 術 文 明 之 前 , 他 們 就 在 教 導 人 們 如 何 過 一 個 較 好 的 生 活 方 式 。     領 袖 們 是 從 他 們 的 教 導 學 習 統 治 的 方 法 , 但 是 很 快 地 這 些 領 袖 們 忘 記 是 神 經 由 他 們 在 工 作 , 以 為 是 他 們 自 己 , 是 這 個 人 在 做 這 些 工 作 , 他 們 失 去 靈 性 的 慧 眼 , 只 有 肉 體 或 物 質 , 忘 掉 一 切 都 是 出 自 一 源 ---- 神 ; 這 些 統 治 者 個 人 的 觀 念 導 致 信 仰 的 分 離 以 及 思 想 的 分 割 , 這 就 是 我 們 對 巴 別 塔 的 看 法 。 幾 世 紀 來 悉 達 們 保 留 了 真 正 神 啟 示 的 方 法 ; 神 經 由 人 , 經 由 所 有 的 創 造 物 表 現 出 他 自 己 , 他 們 知 道 神 是 一 切 , 也 是 經 由 一 切 彰 顯 出 來 。 悉 達 沒 有 改 變 這 種 教 導 , 他 們 就 這 樣 保 留 著 偉 大 的 基 本 真 理 。 第 六 章   沉 默 的 廟 宇 回目錄頁
  29. 29.     在 穿 越 喜 瑪 拉 雅 山 之 前 有 很 多 事 情 要 考 慮 , 我 們 決 定 以 這 個 村 莊 做 為 總 部 最 適 當 。     為 觀 察 艾 末 爾 留 在 村 子 裡 的 那 位 同 僚 在 此 地 與 我 們 會 合 , 並 且 報 告 經 過 : 快 四 點 時 他 在 跟 艾 末 爾 談 話 , 他 說 他 要 來 跟 我 們 會 合 , 他 的 身 體 馬 上 就 不 動 了 , 躺 在 椅 子 上 好 像 睡 著 了 , 他 的 身 體 一 直 保 持 在 那 個 位 置 上 , 到 晚 上 七 點 才 慢 慢 變 得 模 糊 , 然 後 消 失 不 見 , 晚 上 就 是 這 個 時 候 艾 末 爾 進 到 我 們 住 的 房 間 。     此 時 的 季 節 對 我 們 來 說 不 適 合 通 過 山 區 , 現 在 你 會 發 現 我 說 話 時 用 「 我 們 」 ; 我 的 意 思 是 指 我 們 這 個 小 團 體 的 成 員 , 現 在 我 們 視 自 己 為 包 袱 了 , 我 們 知 道 那 三 位 朋 友 很 了 不 起 , 我 讚 譽 他 們 了 不 起 , 是 因 為 他 們 的 確 了 不 起 , 走 遠 路 他 們 比 我 們 花 費 的 時 間 少 得 多 , 但 是 卻 毫 無 怨 言 地 陪 著 我 們 走 。     從 總 部 我 們 到 過 附 近 的 幾 個 村 子 , 都 有 亞 斯 特 或 尼 埔 勞 隨 行 , 每 一 次 他 們 都 表 現 得 令 人 激 賞 。 有 一 次 艾 末 爾 、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陪 我 們 到 一 個 村 庄 , 這 個 村 子 裡 有 一 座 廟 稱 為 「 沉 默 之 廟 」 、 不 是 人 手 所 建 造 的 廟 。 這 個 村 子 包 括 一 間 廟 , 還 有 幾 棟 管 理 員 住 的 房 子 。 以 前 這 裡 是 一 個 村 子 , 後 來 給 野 獸 和 瘟 疫 毀 回目錄頁
  30. 30. 掉 了 , 聽 說 大 師 們 來 到 這 裡 , 看 到 三 千 多 人 的 村 子 剩 下 的 只 有 幾 十 個 人 了 , 在 他 們 管 理 下 , 野 獸 和 瘟 疫 都 沒 有 了 , 這 些 村 民 就 發 誓 : 如 果 他 們 免 受 災 難 之 苦 , 他 們 願 終 身 奉 獻 給 神 , 照 祂 的 選 擇 去 侍 奉 祂 。 大 師 們 就 離 開 , 以 後 再 回 來 發 現 此 處 有 一 座 廟 , 這 些 人 在 管 理 。     這 座 廟 非 常 雄 偉 , 位 在 高 地 , 可 以 俯 瞰 四 周 , 大 概 有 六 千 年 之 久 , 是 用 白 色 大 理 石 砌 成 的 , 從 來 不 需 要 修 補 , 一 小 部 分 剝 落 也 會 自 行 恢 復 , 這 點 我 們 隊 員 可 以 作 証 。     艾 末 爾 說 : 「 這 座 稱 為 沉 默 之 廟 是 能 量 場 ; 沉 默 就 是 力 量 , 我 們 到 達 心 靈 靜 寂 之 所 , 我 們 就 到 達 能 量 場 。 在 這 兒 , 一 切 是 一 , 唯 一 的 能 量 — 神 ; 寂 靜 吧 ! 然 後 知 道 我 是 神 。 擴 散 的 力 量 是 雜 音 , 集 中 的 力 量 是 沉 默 。 經 由 集 中 ( 指 出 一 個 中 心 ), 我 們 把 所 有 的 力 量 集 中 於 一 力 點 , 我 們 在 靜 寂 中 接 觸 到 神 , 我 們 與 他 合 一 , 因 此 也 與 所 有 的 力 量 合 一 , 這 是 人 類 承 繼 的 資 產 ; 「 我 和 父 是 一 體 。 與 神 的 力 量 合 一 只 有 一 個 方 法 , 就 是 有 意 地 去 接 觸 神 , 因 為 神 在 內 在 顯 現 , 由 外 在 則 不 可 得 , 上 主 在 祂 的 聖 殿 裡 ; 願 大 地 在 祂 面 前 肅 靜 。 只 有 從 外 在 轉 入 內 在 的 寂 靜 , 我 們 才 有 希 望 , 才 回目錄頁
  31. 31. 能 有 意 地 與 神 合 一 , 我 們 知 道 祂 的 力 量 是 給 我 們 用 , 我 們 都 可 以 用 , 那 樣 我 們 就 知 道 我 們 與 祂 的 力 量 合 一 。 」     人 類 會 了 解 , 會 學 習 到 放 棄 自 我 的 幻 想 和 虛 榮 , 他 會 了 解 他 的 無 知 和 渺 小 , 然 後 就 準 備 好 學 習 ; 他 會 了 解 驕 傲 無 益 , 他 會 知 道 只 有 謙 遜 才 能 得 見 真 理 。 他 站 在 堅 定 的 磐 石 上 , 不 會 跌 倒 , 心 定 而 知 決 策 。     在 開 始 要 了 解 神 是 唯 一 的 能 量 、 本 質 和 智 慧 可 能 會 迷 惑 , 但 是 一 旦 他 認 識 神 的 本 性 並 把 他 帶 到 外 在 行 為 , 那 麼 他 隨 時 都 可 以 用 到 這 種 力 量 , 他 清 楚 地 知 道 他 隨 時 都 在 運 用 這 種 力 量 。 吃 飯 、 跑 步 、 呼 吸 或 做 偉 大 的 工 作 等 等 , 人 們 因 為 不 了 解 神 的 力 量 有 多 麼 大 以 及 不 知 道 神 的 力 量 就 是 給 人 用 的 , 是 以 他 們 尚 未 學 習 去 做 神 偉 大 的 工 作 。   「 神 不 會 聽 我 們 一 再 呼 喊 他 的 名 字 , 也 不 會 聽 我 們 的 嘮 嘮 叨 叨 的 言 語 , 我 們 必 須 經 由 內 在 的 基 督 去 尋 求 神 , 在 我 們 裡 面 可 以 接 觸 神 , 那 是 不 可 見 的 。 用 靈 性 與 真 理 祭 拜 內 在 的 父 , 他 聽 從 靈 魂 的 吶 喊 , 真 誠 地 向 他 敞 開 , 在 密 處 與 神 接 觸 的 人 , 會 感 覺 到 他 的 力 量 充 滿 , 以 實 現 每 一 個 欲 求 。 在 他 靈 魂 的 秘 密 的 回目錄頁
  32. 32. 地 方 他 看 到 父 , 在 那 裡 父 會 公 開 償 報 他 ; 耶 穌 秘 密 地 單 獨 與 父 接 觸 了 多 少 次 ? 看 看 他 如 何 經 常 地 把 他 自 己 擺 在 裡 面 , 跟 內 在 的 父 交 通 , 雖 然 他 的 身 體 還 在 , 而 他 又 是 如 何 與 祂 交 談 , 他 曉 得 神 不 是 在 火 裡 , 或 用 地 震 、 大 風 說 話 , 而 是 寧 靜 , 小 小 聲 地 說 , 在 我 們 靈 魂 的 深 處 , 寧 靜 小 小 聲 地 跟 我 們 說 話 。     當 人 知 道 這 一 點 , 他 會 定 下 來 , 把 各 樣 事 情 滲 透 。 丟 掉 舊 的 觀 念 , 用 新 的 觀 念 調 適 , 很 快 地 他 發 現 簡 單 又 有 效 率 的 方 法 , 最 後 他 學 到 把 所 有 的 問 題 帶 到 沉 默 的 情 境 , 他 可 能 得 不 到 解 決 的 方 法 , 但 是 他 能 認 識 他 們 , 不 會 整 天 忙 忙 碌 碌 地 爭 戰 , 然 後 覺 得 挫 敗 了 。     如 果 他 要 知 道 這 位 偉 大 的 陌 生 人 , 他 自 己 , 就 請 他 進 入 他 自 己 的 內 室 並 把 門 關 上 , 他 會 發 現 有 一 個 最 危 險 的 敵 人 , 他 會 學 習 如 何 去 控 制 他 ; 他 會 發 現 他 真 正 的 我 , 他 會 發 現 他 真 正 的 朋 友 , 他 最 聯 盟 的 老 師 , 他 最 安 全 的 顧 問 , 他 自 己 ; 會 發 現 一 座 祭 壇 , 祭 拜 不 滅 之 火 的 神 , 全 善 、 會 能 、 全 力 的 根 源 — 他 自 己 , 他 會 知 道 神 在 靜 寂 的 最 深 處 , 他 會 發 現 至 聖 所 在 他 的 裡 面 , 他 會 感 覺 到 並 且 知 道 他 的 每 一 個 欲 望 在 神 的 心 靈 中 , 所 以 也 是 神 的 欲 望 , 他 會 感 覺 到 並 且 知 道 神 與 人 、 父 與 回目錄頁
  33. 33. 子 的 關 係 ; 會 知 道 在 他 的 意 識 中 , 這 種 關 係 似 乎 是 分 開 的 而 卻 又 是 不 可 分 的 , 正 如 同 精 神 與 肉 體 , 似 乎 是 兩 個 , 而 實 際 上 是 合 一 的 。     神 充 滿 在 天 地 之 中 , 在 寂 靜 的 時 候 偉 大 的 默 示 來 到 雅 各 ; 他 睡 在 石 頭 上 , 他 看 到 爆 出 的 神 性 光 芒 , 從 他 裡 面 投 射 出 一 個 形 象 , 他 深 受 感 動 喊 叫 著 說 : 「 上 主 ( 或 律 法 ) 真 的 在 這 裡 ( 地 上 或 身 體 ) 啊 ! 而 我 卻 不 知 道 , 這 是 神 的 殿 , 是 天 堂 之 門 。 」 人 也 會 像 雅 各 所 知 道 的 , 真 正 通 往 天 堂 之 門 是 經 由 自 我 意 識 。     就 是 這 個 「 意 識 階 梯 」 , 在 一 次 異 像 中 顯 現 給 雅 各 , 在 進 入 寂 靜 秘 密 的 至 聖 所 之 前 所 必 須 爬 升 的 階 梯 。 並 且 發 現 我 們 在 每 一 創 造 物 的 中 心 , 不 論 可 見 與 不 可 見 之 物 與 我 們 是 一 體 的 , 在 無 極 之 中 , 也 是 無 極 的 一 部 分 。 在 雅 各 的 異 像 中 , 他 看 到 從 地 上 通 往 天 上 的 階 梯 , 神 的 使 者 利 用 階 梯 上 下 , 神 的 旨 意 從 精 神 層 次 下 降 成 形 , 然 後 再 升 上 去 。 同 樣 的 啟 示 來 到 耶 穌 , 「 天 堂 之 門 為 他 而 開 」 之 時 , 他 看 到 律 法 孕 育 在 神 靈 之 中 顯 示 出 來 , 這 個 律 法 就 是 : 在 意 識 中 形 成 的 形 象 , 可 以 物 質 化 ; 他 第 一 次 試 驗 把 石 頭 改 變 成 麵 包 , 餵 養 飢 餓 的 群 眾 , 這 個 律 法 的 顯 現 , 使 他 真 的 懂 得 其 他 可 見 之 物 和 石 頭 一 樣 是 來 自 宇 宙 心 質 回目錄頁
  34. 34. — 上 帝 。 在 宇 宙 的 心 靈 裡 , 還 有 很 多 沒 有 成 形 , 準 備 要 創 造 出 來 滿 足 每 一 個 欲 望 , 如 果 需 要 麵 包 時 , 只 要 把 手 邊 能 用 以 創 造 出 麵 包 的 本 質 變 成 麵 包 或 其 他 任 何 需 要 的 東 西 , 而 且 沒 有 限 制 。 人 的 每 一 個 善 的 欲 望 就 是 神 所 要 的 , 因 此 , 由 宇 宙 神 質 中 無 限 地 供 應 我 們 來 滿 足 每 一 個 欲 求 , 我 們 所 要 做 的 只 是 去 學 習 去 用 神 為 我 們 所 創 造 的 , 而 且 也 是 他 要 我 們 這 樣 做 , 使 我 們 出 離 任 何 束 縛 得 到 完 全 的 自 由 。     「 當 耶 穌 說 : 「 我 是 門 。 」 他 的 意 思 是 指 在 每 個 靈 魂 裡 「 我 是 」 , 是 一 扇 門 , 偉 大 的 「 我 是 」 的 生 命 、 能 量 和 本 質 經 過 這 扇 門 顯 現 出 來 顯 現 「 我 是 」 , 只 是 一 個 模 式 , 可 以 從 理 念 、 思 想 、 文 字 和 行 為 表 示 這 個 「 我 是 神 」 (IAM GODBEING) 就 是 力 量 , 本 質 和 智 慧 , 由 意 識 成 形 , 為 了 這 個 理 由 上 師 說 : 「 如 你 所 信 , 成 就 予 你 」 。 「 唯 信 心 可 使 一 切 變 為 可 能 。 」   「 現 在 我 們 知 道 在 靈 魂 裡 面 的 神 就 是 力 量 , 本 質 和 智 慧 以 靈 性 的 方 式 表 示 就 是 智 慧 、 愛 和 真 理 , 從 意 識 表 現 出 來 成 為 實 相 。 意 識 在 神 和 人 無 限 的 心 靈 裡 由 心 靈 所 持 的 信 心 或 觀 念 決 定 ; 相 信 與 神 靈 分 離 的 就 導 致 衰 老 和 死 亡 , 當 看 神 靈 是 一 切 , 而 且 實 相 一 直 從 神 回目錄頁
  35. 35. 靈 裡 表 現 出 來 , 那 麼 我 們 會 了 解 從 神 靈 而 生 的 仍 就 是 神 靈 。   「 另 一 個 偉 大 的 真 理 經 由 意 識 顯 現 出 來 就 是 : 每 一 個 體 是 神 的 心 靈 的 觀 念 , 在 心 靈 裡 面 是 一 個 完 整 的 概 念 , 我 們 不 必 想 像 自 己 。 在 神 完 美 的 的 心 靈 裡 , 神 早 已 想 像 我 們 為 一 完 美 的 存 在 , 我 們 在 意 識 上 能 了 解 這 一 點 , 就 可 以 接 觸 到 神 的 心 靈 , 而 且 再 想 像 那 神 早 已 想 過 的 , 也 是 耶 穌 所 說 的 「 重 生 」 。 這 是 沉 默 給 我 們 偉 大 的 禮 物 , 藉 著 接 觸 神 的 心 靈 , 我 們 可 以 以 神 的 心 靈 思 想 , 並 且 知 道 我 們 自 己 的 實 相 , 而 不 是 我 們 自 以 為 是 的 我 們 , 我 們 由 正 確 思 想 接 觸 神 的 心 靈 才 會 有 正 確 的 表 相 , 過 去 由 於 不 正 確 的 思 想 , 帶 來 不 正 確 的 表 相 , 但 是 不 論 完 美 或 不 完 美 的 實 相 , 卻 是 完 美 的 神 的 力 量 , 本 質 和 智 慧 的 「 存 有 」 ( Being ) 我 們 所 要 改 變 的 不 是 實 相 的 「 存 有 」 而 是 「 存 有 」 所 表 現 出 來 的 實 相 。 要 改 變 心 理 才 可 以 , 或 是 不 完 美 的 觀 念 改 變 為 完 美 的 觀 念 , 人 的 想 法 改 變 為 神 的 想 法 。 所 以 找 到 神 是 很 重 要 的 , 去 接 觸 祂 , 與 祂 合 一 , 把 祂 帶 到 現 象 界 , 人 的 心 靈 的 安 定 或 沉 靜 是 同 等 重 要 , 神 和 心 靈 其 光 輝 會 使 意 識 閃 耀 。 到 達 這 裡 , 我 們 就 會 了 解 正 義 的 太 陽 展 現 癒 病 大 回目錄頁
  36. 36. 能 的 雙 翅 升 起 , 神 的 心 靈 滿 溢 , 意 識 如 同 陽 光 充 滿 暗 室 。 宇 宙 的 心 靈 注 入 到 個 人 的 心 靈 , 有 如 廣 闊 的 空 氣 進 到 久 不 透 風 充 滿 污 穢 的 閉 室 。 他 獨 孤 鶴 立 , 唯 我 獨 尊 , 我 們 了 解 只 要 建 立 一 座 廟 。 活 生 生 的 神 的 廟 堂 是 融 合 偉 大 的 與 渺 小 的 , 使 得 渺 小 的 與 偉 大 的 合 一 , 不 潔 是 由 於 渺 小 的 與 偉 大 的 分 離 ; 潔 淨 是 二 者 合 一 , 不 再 有 偉 大 與 渺 小 的 分 別 ; 而 是 一 善 的 , 整 個 的 , 純 淨 的 空 氣 。 我 們 還 要 知 道 神 是 一 , 並 且 所 有 可 見 與 不 可 見 的 都 與 他 合 一 , 和 他 分 離 產 生 罪 惡 、 疾 病 、 貧 窮 和 死 亡 ; 他 合 一 就 形 成 一 , 變 成 一 體 的 存 在 , 或 是 意 識 到 存 在 的 完 全 。   「 天 使 從 意 識 的 階 梯 下 來 , 是 與 一 分 離 ; 天 使 們 上 階 梯 是 回 到 一 。 降 下 是 好 的 , 由 一 而 生 變 化 , 但 是 不 能 有 分 離 的 想 法 , 人 的 或 外 在 的 觀 念 以 為 變 化 就 是 分 離 , 這 是 錯 誤 的 。 每 一 靈 魂 的 偉 大 工 作 是 提 升 心 靈 與 一 體 合 一 , 當 一 切 能 「 與 一 會 合 一 處 」 , 此 處 即 是 意 識 上 就 明 白 一 切 可 見 的 與 不 可 見 的 皆 源 於 一 的 神 , 那 麼 我 們 就 站 在 「 變 形 的 山 上 」 ; 真 實 我 們 看 到 耶 穌 , 還 有 摩 西 和 以 利 亞 ; 或 是 律 法 , 先 知 和 基 督 。 在 人 裡 面 的 力 量 才 會 認 識 神 , 我 們 以 為 要 蓋 三 座 廟 , 卻 是 有 更 深 的 意 義 ; 瞭 回目錄頁
  37. 37. 解 人 的 永 恆 性 , 並 且 知 道 絕 對 不 會 失 去 神 性 , 神 人 是 不 死 的 , 永 恆 的 , 那 麼 摩 西 的 律 法 , 以 利 亞 的 預 言 消 失 了 , 只 有 基 督 獨 坐 大 雄 峰 , 就 明 瞭 我 們 只 要 蓋 一 座 廟 宇 , 在 我 們 自 己 裡 面 有 一 座 活 生 生 的 神 殿 , 那 麼 聖 靈 充 滿 意 識 之 中 , 罪 惡 、 疾 病 、 貧 窮 和 死 亡 的 幻 影 , 不 再 產 生 , 這 是 沉 默 最 崇 高 的 目 的 。   「 你 把 廟 堂 牆 壁 剝 去 一 片 , 疤 痕 即 刻 消 失 復 原 , 乃 象 徵 肉 體 的 廟 堂 , 是 耶 穌 所 提 到 , 不 是 手 所 建 造 的 聖 殿 , 永 遠 在 天 上 而 我 們 把 它 帶 到 地 上 。 」 第 七 章   “ 無 中 生 有 ” 的 法 則     我 們 回 去 看 到 有 一 些 人 聚 在 村 子 裡 , 是 幾 個 大 師 從 附 近 的 地 方 來 , 要 到 一 個 村 子 朝 聖 , 村 子 離 此 地 有 兩 百 廿 五 哩 遠 。 我 們 覺 得 奇 怪 , 因 為 我 們 從 那 個 方 向 走 過 , 路 徑 橫 跨 一 沙 洲 , 實 際 上 是 一 高 地 , 上 面 是 沙 丘 , 風 沙 刮 來 刮 去 , 植 物 稀 少 , 過 了 沙 洲 就 到 了 一 座 小 山 脈 , 是 喜 馬 拉 雅 山 的 支 派 。 晚 上 他 們 邀 我 們 加 入 他 們 的 團 體 , 並 且 要 我 們 不 必 攜 帶 累 贅 的 背 包 , 此 團 將 在 下 星 期 一 出 發 。     當 然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把 一 切 事 情 都 準 備 妥 當 , 星 期 一 一 早 我 們 就 逛 到 集 合 地 點 , 有 三 回目錄頁
  38. 38. 百 人 參 加 , 大 都 是 病 人 , 要 去 尋 求 醫 治 。 一 路 平 安 , 到 下 個 星 期 六 , 遇 到 未 曾 有 過 的 暴 風 雨 , 豪 雨 三 天 三 夜 不 止 , 他 們 稱 為 夏 季 的 前 奏 。 我 們 在 一 處 便 利 的 地 方 扎 營 , 沒 有 遭 到 雷 雨 災 , 我 們 最 擔 心 食 物 問 題 , 因 為 帶 出 來 的 糧 食 剛 好 夠 用 , 誰 知 豪 雨 一 拖 幾 天 , 麻 煩 就 出 來 了 , 除 非 走 回 去 , 不 然 無 法 增 添 補 給 , 回 去 又 要 走 一 百 廿 哩 路 , 因 為 我 們 已 經 橫 越 沙 洲 的 一 大 半 。     星 期 二 早 晨 太 陽 出 來 了 , 我 們 以 為 要 折 回 不 會 再 前 進 , 我 們 受 命 仍 然 要 停 留 該 處 到 路 徑 乾 了 , 河 流 的 水 位 退 下 去 , 我 們 才 方 便 走 , 我 們 都 怕 補 給 沒 有 , 同 僚 之 一 就 說 了 , 管 理 補 給 的 艾 末 爾 到 我 們 這 裡 來 說 : 「 你 們 不 必 害 怕 , 神 不 是 好 好 地 照 顧 他 的 大 大 小 小 的 創 造 物 , 我 們 不 是 他 創 造 出 來 的 嗎 ? 你 們 看 到 我 這 裡 有 幾 粒 玉 米 種 子 , 我 要 拿 去 種 , 我 這 樣 做 其 目 的 是 要 玉 米 。 我 在 心 裡 想 像 玉 米 , 我 會 遵 照 法 則 , 時 候 到 了 就 有 收 獲 。 我 們 是 不 是 需 要 慢 慢 的 等 候 生 長 過 程 , 才 會 有 玉 米 呢 ? 如 果 是 , 我 們 就 要 等 很 久 才 會 有 , 為 什 麼 不 去 用 更 高 的 法 則 , 更 完 美 的 法 則 , 大 師 教 導 的 , 使 它 生 長 更 快 呢 ? 只 需 要 安 安 靜 靜 , 回目錄頁
  39. 39. 觀 想 玉 米 , 我 們 就 有 好 的 玉 米 可 以 吃 了 , 如 果 你 懷 疑 , 你 可 以 拿 去 磨 成 粉 做 成 麵 包 。 」 然 後 艾 末 爾 繼 續 說 : 你 們 看 到 了 也 相 信 了 。 但 是 為 什 麼 不 用 更 完 美 的 法 則 , 才 有 更 完 美 的 東 西 。 完 全 是 你 要 的 麵 包 , 你 們 看 用 這 更 完 美 的 , 可 以 說 是 更 精 細 的 法 則 , 我 可 以 得 到 正 是 我 要 的 麵 包 。 」 在 我 們 站 著 茫 然 不 知 所 措 的 時 候 , 一 大 條 麵 包 出 現 在 他 的 手 上 , 不 停 的 一 直 出 來 四 十 條 麵 包 他 說 : 「 你 看 夠 了 吧 ! 如 果 不 夠 還 有 更 多 , 直 到 夠 了 為 止 。 」 我 們 都 嘗 過 這 種 麵 包 , 味 道 不 錯 。     艾 末 爾 繼 續 說 : 「 當 耶 穌 在 加 利 利 問 菲 力 : ‘ 我 們 什 麼 時 候 買 麵 包 ? ’ 他 這 樣 問 是 要 試 探 他 , 耶 穌 知 道 沒 有 必 要 買 麵 包 給 聚 集 的 群 眾 吃 , 或 到 市 場 預 先 訂 做 , 他 看 到 機 會 來 了 , 可 以 証 明 藉 著 精 神 顯 示 產 生 麵 包 的 力 量 。 普 通 人 的 想 法 都 會 跟 菲 力 一 樣 , 他 算 計 的 方 式 和 現 在 人 的 方 式 是 一 樣 的 , 只 從 看 得 到 的 , 想 著 他 只 有 這 麼 多 麵 包 , 或 只 有 這 麼 多 補 給 或 只 有 這 麼 多 的 錢 可 以 買 , 耶 穌 知 道 在 基 督 意 識 裡 有 ‘ 一 位 知 道 無 有 限 制 的 , 然 後 在 基 督 意 識 裡 , 他 看 著 神 為 源 頭 , 創 造 萬 物 者 , 並 且 感 謝 這 個 現 有 的 力 量 和 本 質 , 可 以 滿 足 任 何 需 要 , 然 後 他 剝 開 麵 包 分 給 大 家 , 分 給 回目錄頁
  40. 40. 門 徒 以 及 其 他 人 , 還 剩 餘 十 二 籃 。 耶 穌 供 應 自 己 的 需 要 或 他 人 的 需 要 , 從 未 依 靠 別 人 。 他 指 出 我 們 手 邊 就 有 , 在 宇 宙 的 本 質 中 可 以 供 應 一 切 , 我 們 只 要 把 它 創 造 或 拿 出 來 , 同 樣 方 式 以 利 沙 給 寡 婦 很 多 油 , 不 是 因 為 他 的 油 多 才 給 她 , 這 樣 做 畢 竟 有 限 , 他 接 觸 宇 宙 油 會 一 直 出 來 直 到 所 有 器 皿 裝 滿 為 止 , 有 限 的 是 沒 有 那 麼 多 器 皿 來 裝 。   「 這 個 不 是 催 眠 術 , 你 們 沒 有 一 個 人 受 到 催 眠 , 我 反 要 說 你 們 自 我 催 眠 相 信 每 個 人 沒 有 辦 法 完 成 完 美 的 事 工 。 就 產 生 物 質 的 欲 望 , 是 不 是 需 要 產 生 欲 望 呢 ? 你 們 不 做 神 要 我 們 做 的 , 反 而 閉 塞 自 己 說 : 「 我 不 能 ! 」 你 們 催 眠 自 己 說 你 與 神 是 分 離 的 本 體 , 你 只 是 短 視 你 的 完 美 的 創 造 力 , 你 不 讓 神 經 由 你 彰 顯 他 的 完 美 , 而 這 是 神 要 做 的 , 耶 穌 這 位 偉 大 上 師 是 否 曾 說 過 : 「 我 做 的 事 工 , 你 們 也 要 做 , 你 們 做 得 更 大 。 」     耶 穌 在 世 上 真 正 的 使 命 為 要 我 們 知 道 我 們 是 神 的 兒 子 , 可 以 像 神 一 樣 創 造 完 美 , 當 耶 穌 命 令 瞎 子 往 西 羅 亞 的 池 子 洗 他 的 眼 睛 , 不 是 意 圖 要 打 開 每 個 人 的 眼 睛 嗎 ? 每 個 人 都 明 白 耶 穌 是 父 派 來 告 訴 我 們 : 父 要 我 們 像 他 一 樣 回目錄頁
  41. 41. 創 造 。 認 識 在 它 裡 面 和 每 個 人 裡 面 的 基 督 ,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成 就 完 美 的 事 工 。   「 我 可 以 更 進 一 步 說 明 , 剛 剛 在 我 手 上 的 麵 包 會 消 失 掉 , 好 像 火 燒 掉 了 一 樣 , 為 什 麼 ? 因 為 我 在 觀 念 上 誤 用 了 完 美 的 法 則 , 因 為 我 錯 用 了 或 用 得 不 當 , 完 美 的 法 則 就 像 音 樂 或 數 學 或 其 它 所 謂 的 自 然 律 , 如 果 我 硬 要 誤 用 完 美 的 法 則 , 創 造 物 會 消 失 , 連 我 , 造 物 者 也 會 消 失 。   「 麵 包 真 的 給 毀 了 嗎 ? 我 們 承 認 形 象 改 變 了 , 沒 有 麵 包 , 只 剩 下 一 點 灰 , 會 不 會 變 回 到 宇 宙 的 本 質 去 ? 會 不 會 現 在 不 具 形 象 , 等 以 後 會 顯 示 出 來 ? 會 不 會 像 火 一 樣 燒 掉 沒 有 了 , 只 是 我 們 看 不 見 ? 他 們 有 沒 有 回 到 他 們 所 從 出 的 宇 宙 的 本 質 — — 神 呢 ? 「 從 天 而 降 的 又 會 升 到 天 上 。 」 這 句 話 的 意 思 是 不 是 就 是 指 這 個 ?   「 不 久 之 前 , 你 們 看 到 冰 的 形 成 , 你 們 會 想 沒 有 顯 明 的 致 因 因 素 , 只 要 有 益 人 類 , 其 過 程 和 製 造 麵 包 相 同 。 我 可 以 用 此 同 一 法 則 得 到 冰 塊 或 麵 包 , 只 要 我 遵 照 法 則 , 或 表 現 神 所 要 表 現 的 , 只 要 我 遵 照 法 則 , 或 表 現 神 所 要 表 現 的 , 為 大 眾 的 益 處 做 麵 包 或 冰 塊 , 或 回目錄頁
  42. 42. 任 何 其 它 想 要 的 東 西 都 可 以 , 只 要 到 達 可 以 做 這 些 事 情 的 程 度 。 你 們 難 道 不 明 白 用 最 高 的 法 則 , 即 神 唯 一 的 律 法 , 可 以 得 到 你 們 所 要 的 , 或 照 你 們 的 最 高 的 理 念 , 所 孕 育 於 心 的 , 如 此 藉 著 完 美 的 表 現 更 蒙 神 喜 悅 , 像 耶 穌 一 樣 , 直 到 我 們 是 神 完 美 的 兒 子 。   「 這 樣 能 不 能 離 開 物 質 的 束 縛 和 其 他 的 束 縛 呢 ? 我 看 將 來 功 利 的 束 縛 最 大 , 他 會 控 制 人 , 靈 魂 和 身 體 , 有 興 趣 於 此 者 乃 是 自 取 滅 亡 。 毫 無 疑 問 此 乃 將 功 利 主 義 放 在 靈 性 層 面 之 上 , 但 是 等 到 靈 性 力 量 用 盡 之 後 , 功 利 主 義 就 會 產 生 , 如 果 用 途 不 正 確 , 物 質 力 量 仍 會 用 盡 , 我 們 不 是 要 克 服 功 利 主 義 和 有 限 的 這 些 情 況 嗎 ? 我 們 不 是 只 要 知 道 我 們 是 在 做 神 的 事 工 , 提 高 意 識 到 基 督 意 識 的 嗎 ? 這 不 是 耶 穌 在 世 上 教 我 們 的 嗎 ? 他 整 個 生 命 不 是 以 此 做 模 式 嗎 ?   「 親 愛 的 兄 弟 們 ; 你 們 難 道 不 明 白 太 初 有 道 , 道 與 神 同 在 , 道 就 是 神 , 這 道 太 初 與 神 同 在 嗎 ? 此 時 每 一 樣 東 西 在 宇 宙 的 心 質 裡 沒 有 成 形 , 稍 後 才 具 形 相 , 有 些 人 用 「 渾 沌 」 來 描 繪 這 個 「 道 」 本 為 「 實 際 」 狀 況 之 義 , 他 們 誤 譯 為 「 渾 沌 」 , 意 思 是 混 亂 的 或 相 爭 的 狀 態 , 而 不 回目錄頁
  43. 43. 是 更 深 的 「 實 際 」 精 神 狀 態 , 有 確 切 、 創 意 的 意 思 , 就 是 能 夠 綻 放 成 形 。     「 當 神 的 原 則 要 從 宇 宙 心 質 創 造 這 個 世 界 , 神 在 安 靜 地 冥 思 , 換 句 話 說 : 神 看 到 一 個 理 想 的 世 界 , 祂 把 世 界 成 形 的 心 質 放 在 心 裡 一 段 時 間 , 足 以 使 波 動 降 低 , 然 後 他 開 口 說 話 , 世 界 就 形 成 了 。 我 們 可 以 說 神 觀 想 一 心 靈 模 式 , 或 塑 造 一 波 流 使 所 需 要 的 本 質 去 製 造 這 個 世 界 , 在 意 識 裡 構 建 此 模 型 , 待 它 出 現 已 是 一 個 完 美 的 實 相 。   「 所 有 的 創 造 是 上 帝 的 想 像 。 不 知 道 過 了 多 久 他 希 望 創 造 成 形 , 可 以 看 見 ; 「 道 」 形 成 無 形 無 相 的 乙 太 , 還 沒 有 可 見 實 相 的 結 果 , 甚 至 無 限 的 無 所 不 在 的 造 物 者 , 其 思 想 和 欲 望 為 了 建 立 一 可 見 形 象 的 結 果 , 要 有 次 序 地 從 「 實 際 」 帶 出 來 , 祂 要 確 定 , 肯 定 的 「 有 … … 」 所 以 我 們 必 須 採 取 肯 定 的 步 驟 。「 神 有 此 理 想 的 完 美 世 界 , 每 一 個 細 節 都 在 心 中 , 所 以 一 定 有 天 堂 或 一 個 完 美 的 家 , 讓 他 所 創 造 的 每 一 個 孩 子 以 及 他 的 創 造 物 和 平 、 諧 和 地 住 在 這 裡 。 這 是 神 在 開 始 看 到 的 完 美 世 界 , 也 是 他 現 在 所 想 要 有 的 , 我 們 接 受 它 時 就 是 它 顯 現 之 時 。 當 我 們 來 到 一 個 地 方 , 知 道 我 們 都 是 一 體 , 一 個 人 , 並 且 知 道 我 們 是 神 的 肢 體 , 回目錄頁
  44. 44. 如 同 我 們 的 肢 體 是 身 體 的 一 部 分 , 那 麼 現 在 我 們 就 在 神 的 國 。     「 完 成 這 個 顯 現 , 明 白 天 堂 是 精 神 的 , 不 是 物 質 的 , 了 解 天 堂 是 意 識 完 美 的 狀 態 , 這 個 完 美 世 界 現 在 就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 我 們 所 要 做 的 只 是 接 受 它 , 它 就 在 這 裡 , 等 著 我 們 睜 開 內 在 的 眼 睛 , 經 過 這 個 眼 睛 , 看 到 我 們 的 身 體 是 光 , 不 是 陽 光 或 月 光 , 是 父 的 光 , 父 就 在 這 裡 , 在 我 們 的 最 深 處 , 我 們 要 了 解 一 切 都 是 精 神 的 , 沒 有 物 質 的 , 如 果 我 們 明 白 , 我 們 就 必 會 想 到 神 所 給 予 的 奇 妙 的 靈 性 世 界 就 在 這 裡 。     你 不 明 白 神 就 是 用 此 方 法 創 造 萬 物 嗎 ? 神 是 不 是 先 安 靜 默 想 , 並 且 看 著 光 , 然 後 他 說 : 「 要 有 光 」 。 就 有 了 光 ; 同 樣 方 式 , 他 說 : 「 要 有 天 」 。 就 有 了 天 ; 其 他 的 創 造 也 以 此 方 式 , 他 在 意 識 上 牢 牢 地 保 存 每 一 個 形 像 或 理 念 , 然 後 說 話 , 理 想 就 實 現 了 ; 人 也 是 一 樣 , 神 說 : 我 們 要 照 著 我 們 的 形 象 , 按 著 我 們 的 樣 式 造 人 , 使 他 們 管 理 一 切 。 全 善 的 神 創 造 一 切 都 是 美 好 的 。 他 最 後 也 是 最 偉 大 的 創 造 — 人 , 掌 管 一 切 ; 人 看 一 切 是 善 的 , 一 切 也 是 好 的 , 直 到 人 與 神 分 離 , 看 到 二 元 或 二 , 回目錄頁
  45. 45. 那 麼 人 , 由 於 人 的 思 想 , 創 造 了 二 , 一 個 是 善 的 , 另 一 個 相 反 , 因 為 如 果 有 二 , 就 務 必 是 相 對 的 — 善 與 惡 , 如 此 惡 從 人 完 美 的 力 量 , 表 現 出 來 , 或 因 他 觀 想 而 出 現 ; 如 果 人 看 不 見 罪 惡 , 罪 惡 不 會 有 力 量 顯 現 , 只 有 善 的 會 出 現 , 那 麼 今 天 我 們 就 像 神 看 我 們 一 樣 的 完 美 , 神 看 著 這 個 地 球 就 是 天 堂 , 我 們 是 不 是 也 應 該 有 同 樣 的 想 法 , 使 想 法 表 現 出 來 呢 ? 耶 穌 有 權 利 說 他 從 天 堂 來 , 因 為 一 切 不 是 來 自 「 天 堂 」 , 不 是 來 自 此 偉 大 天 堂 , 不 是 來 自 此 偉 大 宇 宙 心 靈 的 本 質 嗎 ?   「 既 然 人 照 著 神 的 形 象 , 按 著 神 的 樣 式 受 造 , 難 道 神 沒 有 給 人 力 量 去 創 造 , 正 像 他 創 造 一 樣 嗎 ? 難 道 神 不 希 望 人 跟 他 一 樣 自 由 地 用 此 力 量 嗎 ? 而 且 用 同 樣 的 方 式 嗎 ? 開 始 看 到 所 需 要 的 , 然 後 孕 育 好 的 , 理 想 的 , 在 意 識 建 立 一 個 模 式 , 從 宇 宙 心 靈 的 本 質 去 填 塞 它 , 然 後 把 話 說 出 來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就 是 如 此 , 就 是 好 的 。     他 奉 獻 自 己 的 肉 身 , 以 証 明 的 的 確 確 有 一 個 更 精 細 的 精 神 體 ; 當 他 從 墳 墓 出 現 時 的 身 體 就 是 此 精 神 體 。 當 他 說 : 「 你 們 拆 毀 這 殿 我 三 日 內 要 重 建 起 來 。 」 是 指 這 個 精 神 體 。 祂 這 樣 做 只 是 要 告 訴 我 們 ; 我 們 也 有 此 相 同 的 精 神 回目錄頁
  46. 46. 體 , 我 們 可 以 做 他 所 做 過 的 事 工 。 如 果 耶 穌 想 要 免 除 十 字 架 的 死 , 毫 無 疑 問 地 他 能 夠 做 得 到 。 他 發 現 自 己 的 身 體 有 極 劇 的 改 變 ; 但 是 其 他 人 看 不 出 來 , 也 不 知 道 他 們 亦 有 此 精 神 體 , 所 以 他 設 法 要 叫 他 們 看 到 。 別 人 只 看 到 他 本 人 , 他 知 道 如 果 不 經 特 殊 的 改 變 , 其 他 人 是 不 知 道 肉 體 與 精 神 體 的 區 分 , 所 以 他 選 擇 十 字 架 來 表 現 這 種 改 變 。   「 耶 穌 , 我 們 最 敬 愛 、 最 尊 敬 的 這 位 偉 大 的 上 師 要 表 示 給 我 們 看 的 就 是 在 人 裡 面 的 基 督 。 他 在 世 上 現 顯 出 這 條 到 神 那 裡 的 完 美 的 路 當 我 們 一 旦 看 到 這 條 道 路 , 還 會 走 別 的 路 嗎 ? 那 麼 種 樹 、 做 麵 包 、 做 很 多 很 多 的 事 情 是 不 是 人 類 存 在 所 需 要 的 呢 ? 這 些 行 為 是 使 我 們 發 展 自 己 的 功 課 。 有 一 天 我 們 知 道 自 己 是 神 的 兒 子 , 不 是 僕 人 , 既 是 兒 子 , 我 們 可 以 做 父 所 做 的 事 , 他 隨 心 所 欲 去 用 的 我 們 也 能 隨 心 所 欲 地 去 用 。   「 我 承 認 這 一 點 : 首 先 需 要 很 大 的 信 心 , 一 個 人 要 一 步 一 步 來 , 學 音 樂 、 做 數 學 需 要 練 習 , 直 到 明 白 為 止 , 那 麼 我 們 就 完 全 自 由 自 在 了 。 有 沒 有 一 個 比 耶 穌 更 好 , 更 真 實 的 例 子! 你 知 不 知 道 一 種 力 量 用 耶 穌 的 名 , 基 督 回目錄頁
  47. 47. 就 會 顯 現 , 或 神 就 會 在 肉 身 顯 現 神 出 來 ? 耶 穌 所 到 達 的 境 界 使 得 他 可 依 靠 他 高 深 的 知 識 或 是 說 對 神 的 了 解 去 行 其 偉 大 的 事 工 ; 他 不 是 依 靠 他 的 願 力 或 是 強 力 集 中 的 意 念 , 我 們 也 不 要 依 靠 願 力 或 強 力 集 中 的 意 念 , 而 要 依 照 神 的 旨 意 。 「 父 啊 ! 然 而 不 要 從 我 的 意 思 , 只 要 從 你 的 意 思 。 」 要 照 神 的 意 旨 , 你 想 耶 穌 是 不 是 所 有 的 事 情 都 照 神 的 旨 意 , 或 者 做 神 要 他 做 的 事 ?   「 你 會 注 意 到 耶 穌 常 常 說 到 關 於 上 到 高 山 , 是 不 是 指 肉 眼 可 見 的 高 山 , 我 不 知 道 , 我 知 道 我 們 必 須 上 到 高 處 , 即 意 識 最 高 的 地 方 接 受 啟 示 , 這 個 高 處 意 指 頭 部 的 頂 端 ; 如 果 功 能 尚 未 發 展 出 來 , 就 要 以 靈 性 的 思 想 導 之 , 然 後 從 心 臟 , 此 愛 的 中 心 處 , 我 們 要 讓 愛 流 露 出 來 平 衡 一 切 , 這 樣 做 好 之 後 , 基 督 就 出 現 , 人 子 知 道 「 他 是 神 的 兒 子 , 唯 一 的 獨 生 子 , 神 所 喜 悅 的 」 , 那 麼 繼 續 不 斷 的 發 愛 心 , 如 此 我 們 將 明 白 一 切 。   「 停 下 來 想 一 下 , 想 深 一 點 , 就 知 道 海 岸 沙 粒 不 可 勝 數 , 就 知 道 地 上 諸 水 是 由 無 窮 水 滴 聚 合 而 成 , 有 無 數 生 命 含 藏 於 諸 水 之 中 , 那 麼 就 知 道 整 個 地 球 含 有 無 數 顆 石 粒 子 ; 地 面 上 有 數 不 盡 的 樹 木 , 植 物 , 花 朵 和 叢 林 , 也 回目錄頁
  48. 48. 有 數 不 盡 的 動 物 。 一 切 都 是 在 神 巨 大 的 心 靈 裡 , 照 著 理 想 成 一 幅 圖 畫 , 他 們 都 含 有 一 個 生 命 , 神 的 生 命 ;     想 想 看 ! 地 球 上 無 數 個 靈 魂 , 每 一 個 靈 魂 都 是 照 著 神 的 形 像 成 形 的 , 就 像 神 看 著 自 己 一 樣 , 每 一 個 靈 魂 都 有 相 同 的 能 量 和 表 現 力 , 像 神 一 樣 有 統 轄 一 切 的 力 量 ; 你 們 認 為 神 是 否 願 意 或 希 望 人 把 這 種 神 所 賜 的 或 如 神 一 般 的 特 質 表 現 出 來 , 並 且 去 做 神 遺 留 給 人 的 工 作 呢 ?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由 精 神 變 成 形 , 是 神 喜 歡 以 此 形 像 來 表 達 , 我 們 瞭 解 並 接 受 這 種 觀 念 , 我 們 也 可 以 像 耶 穌 一 樣 說 :     「 看 哪 ! 基 督 在 這 裡 ! 」 他 是 用 這 種 方 法 控 制 物 質 世 界 或 肉 身 , 他 知 道 並 且 宣 稱 他 接 受 他 的 神 性 , 然 後 活 出 我 們 應 該 活 出 的 樣 式 。 第 八 章   水 上 步 行     拖 延 了 八 天 之 後 , 星 期 一 早 上 拔 營 上 路 , 第 三 天 下 午 我 們 來 到 一 條 大 河 岸 邊 , 河 寬 兩 千 尺 , 漲 水 滿 到 河 邊 , 流 速 至 少 每 小 時 十 哩 , 據 說 在 平 時 從 這 裡 過 河 很 方 便 。     我 們 決 定 扎 營 等 到 明 天 早 上 , 看 看 水 位 會 不 會 降 低 , 有 人 告 訴 我 們 說 , 在 河 的 下 流 有 一 回目錄頁
  49. 49. 條 橋 可 以 過 , 但 是 至 少 還 要 四 天 艱 苦 的 路 程 。 我 們 覺 得 水 位 在 降 , 等 幾 天 比 多 走 幾 天 路 好 , 我 們 不 必 憂 慮 補 給 , 那 一 天 示 範 過 了 , 自 此 我 們 三 百 人 的 補 給 快 要 用 光 時 , 從 無 中 又 源 源 不 斷 地 供 應 , 一 直 到 我 們 回 到 啟 程 的 地 方 一 共 六 十 四 天 。 直 至 目 前 , 我 們 沒 有 一 個 人 了 解 其 中 的 意 義 , 我 們 也 不 明 白 一 切 事 物 都 循 著 一 特 定 法 則 , 而 且 我 們 可 以 利 用 這 個 法 則 。     翌 晨 我 們 用 早 餐 時 , 在 營 區 看 到 五 位 陌 生 人 , 他 們 是 從 對 面 營 地 過 來 的 , 正 往 回 去 的 路 上 , 這 個 時 候 我 們 沒 有 多 想 , 自 然 地 我 們 假 設 他 們 有 一 條 船 , 用 船 渡 河 , 同 僚 之 一 說 : 「 如 果 他 們 有 船 , 為 什 麼 我 們 不 可 以 借 用 渡 河 呢 ? 」 我 想 我 們 都 認 為 只 有 此 法 可 以 解 決 困 難 , 但 是 聽 說 河 上 沒 有 船 , 要 渡 河 船 不 是 挺 重 要 的 。     早 餐 結 束 之 後 , 我 們 都 到 岸 邊 集 結 , 我 們 注 意 到 艾 末 爾 ,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跟 四 位 同 僚 , 與 其 他 五 位 陌 生 人 在 談 話 。 亞 斯 特 跑 來 跟 我 說 , 他 們 已 經 決 定 再 等 到 明 天 早 上 , 看 看 水 會 不 會 退 , 而 他 要 到 河 對 面 的 營 區 去 看 看 , 當 然 我 們 好 奇 心 起 , 我 們 以 為 為 了 只 是 跟 鄰 居 打 個 招 呼 , 卻 要 渡 過 那 麼 急 湍 的 河 流 , 那 回目錄頁
  50. 50. 不 是 傻 瓜 才 怪 ! 我 們 覺 得 除 了 游 泳 過 河 別 無 他 法 。     當 亞 斯 特 回 到 他 那 一 堆 人 , 有 十 二 個 人 , 穿 戴 整 整 齊 齊 的 , 走 向 河 岸 去 很 平 常 地 踏 到 水 面 上 , 沒 有 沉 下 去 。 我 看 到 這 個 十 二 個 人 從 硬 的 地 上 走 到 流 水 中 , 我 忘 不 了 踏 出 那 一 步 的 感 覺 , 當 然 我 透 不 過 氣 來 , 以 為 他 們 會 掉 到 水 底 下 , 然 後 消 失 不 見 , 結 果 我 發 現 這 只 是 我 們 的 想 法 , 那 個 時 候 , 我 想 我 們 都 透 不 過 氣 來 , 直 到 他 們 走 到 水 的 中 央 去 , 非 常 驚 奇 地 看 著 這 十 二 個 人 平 靜 地 走 過 水 面 , 未 覺 得 有 絲 毫 不 便 之 處 , 連 拖 鞋 的 鞋 跟 都 沒 有 沉 到 水 下 , 當 他 們 踏 到 對 面 岸 上 , 我 覺 得 肩 上 如 釋 千 斤 重 擔 , 我 想 這 也 是 同 僚 們 的 感 覺 , 因 為 最 後 一 個 人 踏 到 岸 上 , 傳 來 解 輕 重 負 的 舒 氣 聲 , 這 種 經 驗 當 然 是 難 以 形 容 的 。 我 們 隊 上 有 七 個 人 回 來 吃 午 飯 , 第 二 次 看 到 這 種 情 景 當 然 不 會 像 第 一 次 那 麼 緊 張 , 當 七 位 安 然 上 岸 之 後 , 我 們 每 個 人 才 又 呼 吸 順 暢 。 那 天 中 午 我 們 每 個 人 都 沒 有 離 開 河 邊 , 也 很 少 講 話 , 我 們 整 個 人 都 專 注 於 自 己 的 思 維 。 下 午 決 定 為 了 過 河 , 我 們 不 得 不 繞 路 而 行 。 翌 晨 我 們 起 身 準 備 繞 路 而 行 , 在 走 之 前 , 五 十 二 個 人 靜 靜 地 走 過 河 , 就 像 昨 天 十 二 個 人 回目錄頁
  51. 51. 過 去 一 樣 , 他 們 說 我 們 也 可 以 跟 他 們 一 起 走 過 去 , 但 是 我 們 都 沒 有 信 心 敢 嘗 試 。 亞 斯 特 和 尼 埔 勞 堅 持 跟 我 們 一 起 走 , 我 們 試 圖 說 服 他 們 , 說 我 們 會 跟 別 人 在 一 起 , 可 以 省 去 他 們 諸 多 不 便 , 他 們 堅 不 讓 步 , 要 和 我 們 在 一 起 , 說 他 們 一 點 都 不 會 覺 得 不 方 便 。     在 四 天 路 程 中 , 談 話 和 念 頭 都 集 中 在 跟 我 們 一 起 的 人 以 及 他 們 奇 妙 過 河 的 方 式 。 第 二 天 隊 伍 蜿 蜒 上 山 , 炎 熱 的 陽 光 直 灌 而 下 , 我 們 的 隊 長 , 兩 天 來 很 少 說 話 , 突 然 說 : 「 兄 弟 們 , 為 什 麼 人 不 得 不 在 地 上 滾 啊 爬 的 ? 」 我 們 皆 異 口 同 聲 說 , 我 們 的 想 法 一 致 。     他 繼 續 說 : 「 這 樣 如 何 , 如 果 我 們 曾 經 看 過 少 數 人 能 夠 做 的 , 其 他 人 就 做 不 到 嗎 ? 人 能 夠 爬 就 滿 足 了 , 不 是 滿 意 爬 而 是 不 得 不 如 此 , 人 授 權 管 理 萬 事 萬 物 , 當 然 他 也 有 力 量 在 眾 鳥 之 上 飛 , 如 果 這 是 人 類 的 權 利 , 那 麼 為 什 麼 很 久 以 前 人 不 去 行 使 這 個 權 利 ? 當 然 這 是 人 類 心 理 上 的 錯 誤 , 這 是 人 自 己 觀 念 的 錯 誤 , 他 自 己 想 他 只 能 爬 , 所 以 他 就 只 有 爬 了 。 」 然 後 亞 斯 特 接 著 說 : 「 完 全 正 確 , 都 在 人 的 意 識 上 ; 他 是 有 限 或 無 限 , 束 縛 或 自 由 正 如 他 的 想 法 , 昨 天 你 看 到 那 些 人 如 此 過 河 省 去 回目錄頁
  52. 52. 不 少 麻 煩 , 他 們 比 你 們 更 特 別 嗎 ? 不 ! 他 們 跟 你 們 沒 有 不 同 , 他 們 身 上 沒 有 一 個 原 子 比 你 的 力 量 更 大 。 他 們 用 正 確 的 思 想 力 量 發 展 神 所 賜 予 的 力 量 , 在 你 們 跟 我 們 在 一 起 的 時 候 , 所 看 到 能 夠 成 就 的 事 , 你 們 自 己 也 能 做 到 , 你 們 所 看 到 的 成 就 是 有 定 則 的 , 每 一 個 人 可 以 用 此 法 則 。 」     談 話 到 此 結 束 , 我 們 繼 續 往 前 與 走 過 河 的 五 十 二 個 人 會 合 , 然 後 到 達 目 的 地 。 第 九 章   神 癒 之 廟     這 個 村 莊 裡 有 一 座 「 神 癒 之 廟 」 , 聽 說 從 這 個 廟 建 好 之 後 , 在 廟 裡 只 能 用 「 生 命 」 、「 愛 」 與 「 和 平 」 三 詞 , 波 動 非 常 強 , 幾 乎 所 有 的 病 人 經 過 這 裡 都 會 復 原 。 也 聽 說 很 久 以 前 , 廟 裡 就 開 始 用 「 生 命 」 、「 愛 」 與 「 和 平 」 這 幾 個 字 眼 而 且 從 這 裡 散 放 出 去 的 波 動 非 常 強 , 如 果 用 到 不 和 諧 或 不 完 美 的 字 眼 都 就 顯 不 出 力 量 。 他 們 跟 我 們 說 一 件 事 , 你 只 要 用 : 「 生 命 」 、 「 愛 」 、「 和 諧 」 、「 和 平 」 和 「 完 美 」 等 言 詞 , 很 快 你 就 說 不 出 那 些 不 和 諧 的 字 詞 , 我 們 企 圖 用 些 不 協 調 的 言 詞 , 每 一 次 都 發 現 說 不 出 口 。 這 座 廟 是 病 患 求 治 的 目 的 地 , 通 常 在 一 季 中 某 個 特 定 時 期 臨 近 的 上 師 們 會 聚 集 在 這 座 村 回目錄頁
  53. 53. 子 醫 病 , 那 些 虔 誠 的 人 可 以 利 用 這 個 機 會 來 領 受 他 們 的 教 誨 。 這 座 廟 只 用 作 治 病 , 任 何 時 間 都 是 開 放 。 不 是 任 何 時 候 都 碰 得 到 上 師 們 , 但 是 他 們 可 以 到 廟 裡 來 求 醫 治 , 所 以 參 加 朝 聖 團 行 列 者 , 他 們 就 不 會 為 他 們 治 病 了 , 他 們 在 朝 聖 的 行 列 之 中 沒 有 顯 得 特 殊 和 其 他 人 一 般 , 每 一 個 裡 面 都 有 神 賜 的 大 能 ; 我 想 那 天 早 上 他 們 徒 步 過 河 , 只 是 顯 出 他 們 可 以 應 付 任 何 緊 急 狀 況 , 而 我 們 也 是 應 該 可 以 的 。     有 些 地 方 不 能 到 這 座 廟 的 而 能 求 到 這 些 大 師 們 的 幫 助 者 都 受 益 極 大 , 當 然 也 有 好 奇 或 不 相 信 的 人 , 他 們 似 乎 得 不 到 什 麼 幫 助 。 我 們 看 到 過 一 群 人 , 從 兩 百 人 到 兩 千 人 一 群 群 的 都 想 求 醫 治 , 結 果 都 治 好 了 , 許 多 治 好 的 人 跟 我 們 說 : 他 們 只 要 默 默 地 在 心 裡 想 我 要 完 全 好 了 。 我 們 有 機 會 在 不 同 的 時 候 觀 察 到 很 多 人 都 給 醫 治 好 了 , 並 且 百 分 之 九 十 沒 有 復 發 , 而 在 廟 裡 治 好 的 似 乎 都 沒 有 再 發 。 他 們 解 釋 說 廟 堂 是 一 個 實 體 , 它 位 在 一 個 地 方 , 代 表 上 帝 的 中 心 , 或 是 個 體 內 在 的 基 督 。 每 個 教 堂 都 應 該 代 表 上 帝 或 個 人 中 心 的 基 督 , 且 能 大 開 方 便 之 門 , 廣 結 善 緣 。 何 時 他 們 想 去 教 堂 他 們 就 可 以 去 , 何 時 他 們 要 離 開 , 他 回目錄頁
  54. 54. 們 就 可 以 離 開 , 到 廟 堂 的 人 於 其 中 心 就 會 產 生 這 種 牢 不 可 拔 的 信 念 。     艾 末 爾 說 : 「 在 這 裡 會 想 起 過 去 崇 拜 偶 像 ; 人 們 把 木 頭 、 石 頭 、 金 銀 或 銅 雕 塑 成 一 個 像 , 他 們 的 理 念 導 向 這 些 偶 像 , 結 果 是 不 完 美 的 , 人 們 一 旦 發 現 可 以 超 越 偶 像 , 就 會 將 之 棄 置 , 他 們 知 道 必 須 注 視 著 愛 並 且 以 之 為 理 想 , 從 內 在 將 之 引 導 出 來 , 代 替 雕 刻 的 偶 像 , 偶 像 只 是 表 面 上 代 替 理 念 。 把 我 們 的 理 念 表 達 出 來 的 人 會 成 為 他 人 崇 拜 的 偶 像 , 我 們 應 該 了 解 是 理 念 在 彰 顯 而 非 這 個 人 的 表 現 , 甚 至 對 偉 人 耶 穌 來 說 也 是 , 耶 穌 看 到 人 們 以 他 的 人 作 為 理 想 而 不 是 他 的 理 念 , 他 就 離 去 , 人 們 要 他 為 王 , 只 是 認 為 他 可 以 供 應 他 們 外 在 的 需 要 , 並 不 知 道 在 他 們 自 己 裡 面 也 有 這 種 力 量 供 應 他 們 自 己 的 需 要 , 而 且 他 們 必 須 這 樣 做 , 像 耶 穌 曾 做 過 的 一 樣 , 他 說 : 「 我 還 是 離 開 的 好 , 如 果 我 不 離 開 , 安 慰 的 手 是 不 會 來 的 。 」 意 思 是 他 們 只 看 他 的 外 表 就 ( 不 ) 會 認 識 自 己 內 在 的 大 能 , 所 以 他 們 必 須 往 裡 面 看 , 看 內 在 深 處 的 自 我 。   「 其 他 人 可 以 教 你 , 告 訴 你 , 不 過 你 自 己 要 親 自 去 做 , 如 果 你 單 看 別 人 , 你 建 立 的 是 偶 像 而 非 理 念 的 顯 現 。 」     回目錄頁
  55. 55. 我 們 見 証 到 許 多 奇 妙 地 癒 病 例 子 , 有 一 些 病 人 只 是 在 廟 裡 走 一 趟 , 病 就 好 了 , 有 些 人 需 要 些 時 間 , 我 們 沒 有 看 到 任 何 人 舉 行 什 麼 儀 式 , 因 為 那 三 個 詞 太 有 力 量 了 , 每 一 個 到 廟 裡 的 人 都 蒙 受 極 大 益 處 。 我 們 看 到 一 個 人 , 得 了 骨 化 症 , 抬 進 廟 裡 , 一 個 小 時 之 後 他 可 以 走 動 , 完 全 治 好 了 , 稍 候 他 還 跟 我 們 一 起 工 作 四 個 月 , 另 外 一 個 沒 有 手 指 的 人 , 又 長 出 指 頭 來 , 一 個 小 孩 肌 肉 萎 縮 、 背 駝 , 馬 上 好 了 , 而 且 步 行 走 出 廟 堂 ; 痲 瘋 病 、 瞎 眼 、 耳 聾 等 病 症 , 還 有 其 他 疾 病 的 都 馬 上 復 原 , 事 實 上 每 個 到 廟 裡 求 治 的 人 都 好 了 , 我 們 在 這 期 間 有 機 會 觀 察 到 兩 三 年 之 後 許 多 現 在 治 好 的 人 日 後 都 沒 有 復 發 , 據 說 疾 病 復 發 是 緣 於 對 靈 性 了 解 的 缺 乏 。 第 十 章   國 家 的 原 動 力     我 們 回 到 總 部 , 橫 越 山 脈 的 一 切 事 情 都 準 備 妥 當 。 經 過 一 天 的 休 息 , 換 了 挑 夫 和 馬 匹 , 我 們 開 始 第 二 個 階 段 的 旅 程 , 實 際 上 這 一 次 才 是 橫 越 喜 馬 拉 雅 山 , 以 後 二 十 天 的 跋 涉 饒 有 趣 事 。     艾 末 爾 跟 我 們 談 到 基 督 意 識 的 領 悟 , 他 說 : 「 要 經 由 我 們 自 己 的 心 靈 或 思 想 才 能 了 解 基 回目錄頁
  56. 56. 督 意 識 , 經 由 思 想 的 力 量 或 過 程 , 我 們 可 以 改 變 我 們 的 身 體 , 或 我 們 的 外 在 的 情 況 或 環 境 , 認 知 此 基 督 意 識 在 我 們 裡 面 , 我 們 就 不 會 經 驗 死 亡 或 任 何 所 謂 死 亡 的 改 變 , 能 夠 這 樣 做 完 全 是 經 過 人 的 力 量 去 想 像 、 理 念 化 、 孕 育 並 且 帶 出 他 所 專 注 的 , 要 成 功 首 先 要 相 信 基 督 在 我 們 裡 面 , 要 明 白 耶 穌 教 訓 的 真 諦 , 保 持 著 我 們 的 身 體 與 神 合 一 , 想 著 ; 這 個 身 體 是 照 著 神 的 形 像 造 的 , 把 這 個 身 體 融 入 到 神 完 美 的 身 體 裡 , 就 像 神 看 我 們 一 樣 , 我 們 已 經 理 念 化 , 孕 育 出 神 完 美 的 身 體 , 我 們 在 神 的 精 神 王 國 「 再 生 」 了 。     用 這 種 方 法 , 我 們 把 宇 宙 心 質 所 生 的 萬 事 萬 物 再 轉 回 原 處 , 或 退 回 到 原 來 完 美 的 實 相 ; 然 後 , 保 持 其 精 純 、 靈 性 和 完 美 的 狀 態 , 待 振 動 降 低 , 我 們 的 希 望 就 創 造 出 完 美 的 實 相 。 用 這 種 方 法 , 我 們 可 以 把 虛 假 的 信 心 、 老 舊 的 狀 態 、 罪 惡 以 及 我 們 整 個 過 去 , 不 論 多 好 或 多 壞 都 沒 有 關 係 : 虛 假 的 信 心 或 懷 疑 , 不 信 任 或 恐 懼 , 我 們 自 己 所 建 立 的 形 象 或 別 人 對 我 們 的 印 象 是 好 是 壞 都 沒 有 關 係 : 而 我 們 可 以 對 著 自 己 說 : 「 我 把 你 交 回 宇 宙 心 質 的 巨 洋 中 , 萬 事 萬 物 的 源 頭 , 一 切 都 是 完 美 的 祂 創 造 了 我 們 , 又 再 次 回 歸 , 化 為 元 素 ; 現 回目錄頁
  57. 57. 在 我 把 你 從 純 淨 的 本 質 , 像 神 看 你 一 樣 的 完 美 , 純 淨 中 帶 出 來 , 並 且 永 遠 是 絕 對 的 完 美 。 」     我 可 以 跟 我 們 自 己 說 : 「 現 在 我 了 解 在 事 情 的 舊 秩 序 , 我 帶 你 出 來 是 不 完 美 的 , 而 你 就 不 完 美 的 出 現 , 現 在 我 了 解 真 理 , 我 帶 你 出 來 是 完 美 的 就 像 神 看 你 , 你 要 完 美 再 生 並 且 「 就 這 樣 成 了 」 。     我 們 必 須 了 解 自 身 有 位 修 道 長 -- 神 在 裡 面 , 掌 握 此 秘 訣 並 且 蛻 變 、 精 煉 , 須 使 不 完 美 的 達 到 完 美 , 以 前 生 成 的 現 在 又 轉 回 去 , 經 過 再 精 煉 、 完 美 的 變 化 , 成 為 像 神 的 身 體 , 享 受 完 美 的 快 樂 、 享 受 自 由 的 美 , 最 後 我 們 就 會 明 白 一 切 皆 具 有 完 美 的 基 督 意 識 , 而 且 祂 就 是 一 切 , 這 就 是 : 「 在 神 裡 面 所 隱 藏 的 基 督 。 」     在 七 月 四 日 早 晨 , 我 們 進 入 橫 越 喜 馬 拉 雅 山 的 最 高 潮 , 昨 天 晚 上 艾 末 爾 告 訴 我 們 說 , 我 們 賺 到 一 天 假 , 照 他 看 來 四 號 放 假 是 再 適 合 不 過 了 。 早 餐 艾 末 爾 開 始 說 : 「 今 天 是 七 月 四 日 , 是 你 們 慶 祝 獨 立 誕 生 的 日 子 , 這 天 最 適 合 ! 」 回目錄頁
  58. 58. 「 你 們 多 多 少 少 對 我 們 有 點 信 心 了 , 那 麼 我 就 暢 所 欲 言 ! 幾 天 之 後 , 我 就 會 証 明 現 在 我 所 講 的 事 情 是 真 的 。 」 「 我 們 喜 歡 稱 呼 你 們 的 國 家 “ 美 國 ” , 你 們 的 居 民 為 “ 美 國 人 ” 。 你 不 知 道 此 時 此 刻 我 有 多 高 興 , 在 如 此 深 具 重 大 意 義 的 一 天 , 能 夠 跟 你 們 面 對 面 地 談 話 , 你 們 這 一 群 人 , 只 有 一 位 例 外 , 其 他 人 都 是 出 生 在 這 個 廣 大 的 土 地 上 。 在 哥 倫 布 發 現 新 大 陸 以 前 , 我 們 有 些 人 就 已 經 去 過 了 , 其 他 幾 次 也 有 人 探 尋 新 大 陸 , 但 是 都 失 敗 了 , 為 什 麼 ? 很 簡 單 就 是 缺 乏 神 所 給 的 特 質 — — 信 心 。 看 到 異 像 並 且 能 夠 實 踐 他 的 人 尚 末 覺 醒 , 當 頓 悟 的 剎 那 , 明 白 地 球 是 圓 的 , 此 地 有 陸 地 , 另 一 端 亦 當 如 是 , 此 時 此 刻 正 是 另 一 個 偉 大 紀 元 的 開 始 。 「 除 了 偉 大 全 能 者 外 , 是 誰 種 下 這 一 粒 信 心 的 種 子 在 哥 倫 布 的 靈 魂 裡 ? 當 時 , 哥 倫 布 還 沒 有 了 解 更 高 的 力 量 , 她 跟 女 皇 講 的 第 一 句 話 是 : 「 親 愛 的 女 皇 , 我 堅 信 地 球 是 圓 的 , 我 希 望 出 海 以 証 明 這 件 事 情 。 」 除 了 上 帝 的 激 勵 , 還 有 其 他 的 方 式 能 使 哥 倫 布 說 出 這 些 話 來 嗎 ? 也 只 有 哥 倫 布 有 此 決 心 完 成 他 的 使 命 。 回目錄頁
  59. 59. 「 幾 年 之 前 一 連 串 的 事 件 就 在 我 們 眼 前 展 現 出 來 , 雖 不 竟 全 貌 , 但 是 足 以 使 我 們 了 解 了 。 當 然 我 們 夢 到 的 幾 乎 令 人 難 以 置 信 , 但 終 究 得 以 實 現 , 在 短 短 的 幾 年 中 , 這 些 夢 境 都 變 成 過 去 了 , 我 們 有 幸 經 歷 這 些 事 件 , 還 知 道 有 更 奇 妙 的 事 正 在 你 們 偉 大 的 國 家 中 醞 釀 著 。 你 們 的 國 家 對 靈 性 開 始 覺 醒 了 , 我 們 希 望 盡 力 幫 助 你 們 去 了 解 。 」     他 們 好 像 很 希 望 我 們 的 國 家 能 趕 快 接 受 基 督 意 識 , 並 且 了 解 祂 的 能 力 。 他 們 知 道 美 國 國 家 開 國 之 初 是 建 立 在 靈 性 的 基 礎 上 。 照 這 個 事 實 來 看 , 它 是 命 定 要 成 為 世 界 靈 性 發 展 的 領 袖 。     艾 末 爾 繼 續 說 : 「 想 想 看 , 這 麼 一 小 粒 信 心 的 種 子 種 在 一 個 人 的 意 識 裡 讓 它 發 展 , 會 發 生 什 麼 ? 你 們 知 道 嗎 ? 那 個 時 候 人 們 為 哥 倫 布 是 個 不 切 實 際 的 夢 想 家 , 現 在 我 們 都 相 信 昨 日 的 夢 想 會 成 為 今 日 的 事 實 , 是 嗎 ? 能 夠 有 所 成 就 的 還 會 被 稱 為 夢 想 家 嗎 ? 事 實 上 它 所 看 到 的 現 象 是 夢 嗎 ? 這 是 偉 大 的 宇 宙 心 靈 , 神 , 在 人 的 靈 魂 裡 放 入 他 的 理 念 , 而 後 由 他 們 表 現 此 一 偉 大 的 真 理 , 實 際 上 是 不 是 這 樣 ? 在 他 的 空 白 的 海 域 圖 上 , 在 他 的 意 識 裡 清 清 楚 楚 地 看 到 這 一 塊 地 , 是 不 是 這 回目錄頁
  60. 60. 樣 ? 他 是 不 是 得 到 應 許 並 且 答 應 他 定 能 找 到 這 塊 地 呢 ? 是 不 是 甚 至 這 塊 地 的 名 字 「 美 國 」 都 取 好 了 ? 我 不 知 道 , 只 待 後 人 去 挖 掘 , 重 點 是 ----- 在 開 始 時 , 他 是 一 個 夢 , 還 是 一 種 現 象 ? 所 以 我 們 早 就 看 到 一 些 奇 妙 的 想 象 , 就 從 這 些 現 象 我 們 看 到 了 結 果 ; 用 這 種 方 法 , 我 們 照 著 許 多 現 象 去 做 , 使 這 個 世 界 成 為 一 個 更 好 的 居 住 的 地 方 。 神 就 是 用 這 種 方 式 經 由 萬 物 顯 示 出 來 , 是 嗎 ? 不 論 有 意 無 意 地 他 對 神 有 極 大 的 信 心 , 他 就 可 以 完 成 。 像 哥 倫 布 , 在 他 的 靈 魂 裡 只 有 一 張 沒 有 航 線 的 航 海 圖 , 種 種 的 困 境 , 審 判 以 及 令 人 喪 志 的 景 況 , 但 是 他 的 心 只 有 一 個 最 終 的 念 頭 , 就 是 目 標 。   「 然 後 事 件 層 出 不 窮 , 到 了 那 一 天 , 有 一 小 撮 人 搭 乘 五 月 花 號 郵 輪 , 要 尋 找 可 以 用 他 們 的 方 式 來 敬 拜 上 帝 的 自 由 , 想 想 看 ---- 用 他 們 方 式 ? 在 靈 性 真 光 照 耀 之 下 , 事 情 不 斷 地 進 展 , 真 理 有 沒 有 來 到 呢 ? 他 們 所 建 立 的 是 不 是 比 他 們 所 想 像 的 還 要 偉 大 呢 ? 你 沒 有 看 到 全 能 的 手 在 一 切 之 上 嗎 ? 黑 暗 的 日 子 來 臨 了 , 首 批 移 民 幾 乎 快 要 滅 絕 , 但 是 上 帝 伸 出 的 手 必 要 得 勝 ; 稍 後 , 偉 大 的 日 子 來 臨 , 他 們 簽 署 獨 立 宣 言 , 並 且 選 擇 了 上 帝 , 回目錄頁

×